生病不自知的最考驗臨床經驗了

最近有一位同學的醫案,很好玩,分享給大家。

這位同學先是上密集研討會,在示範教學時,從十問上明顯水道系統有問題,以口乾渴跟小便不利做主症,再加上望診,應該就是腎氣丸證了。

可是呢,同學除了夜尿外,問什麼都說不會、不然就說沒有。

口乾喝多嗎?不會,我可以很久不用喝,晚上睡前會喝得比較多。

(我的解讀是白天在忙都忍不喝而已,但他否定)

虛勞易倦嗎?不會我可以一個人搬搬抬抬,體力非常好。

(我的經驗,腎氣丸證硬撐的很多,也常說不累)

怕熱嗎?不會,我很怕冷。

夏天出汗多嗎?我很奇怪,我夏天要洗三次澡。

(那就是怕熱汗多了!)

心悸胸悶嗎?不會

關節不舒服嗎?不會

腹診呢,放鬆不下,敏感繃緊。手腳浮腫,腳涼手熱。望診面紅斑多,脈浮大。

我還是在示範時跟同學說,應該是腎氣丸。

結果長期研討會時,同學有報名上,他來問我:

「老師,這個腎氣丸比例可以嗎?我要做藥丸自己吃。」

我:你不要一下子就做吧,藥丸一定要量大,等下如果你不是腎氣丸證用了不合太浪費了。

(因為他什麼都說不會,我也只是示範時分析我的想法,怕是錯了)

同學:老師,我真的是腎氣丸。我家開中藥行的,回去就照老師教的煮腎氣丸吃了,結果覺得心悸好很多,上下樓梯比較不喘,腳也輕了很多,體力變得更好了。

我:可是你不是說你沒心悸,沒腳關節問題,沒虛勞嗎?

同學:老師,我說你是對的,我真的是長期習慣了不知道原來我這些問題都有,只是吃藥後一切變好才發現原來原本不對啊!

腎氣丸的老人家,問什麼都說很好的,真的很多,經驗少一點,不會用腎氣丸的,很容易看到脈大就開錯方了,也因為什麼都說很好,其實也讓醫師很難抓主症。

所以這位同學,除了問診外,基本上就是用望診跟經驗去判斷了。

當然,我覺得更多是緣份。

最近同學來問,他媽媽在洗腎,好像也是腎氣丸證,跟我討論了一番。

你說為什麼要研討會教同學?如果今天只是看診,我不過就把同學治好,然後他再帶媽媽來,頂多兩個人治好,但能教會同學,同學會治好他身邊的人,醫師學生更能利益於病人,那都是千手千眼在助人,比起我一個人看診,一天只能看那幾位來說,效益更大。

但最近真的隨著同學診所的成立跟研討會的同學越來越多,身體上也有點負荷不了,一直在懷疑,當初發這大願太衝動。

回想起我人生過得最滿足的日子,其實是我臨床的時候。臨床時我可以關起門自己看書,每天只要煩惱怎麼把病人治好,休假可以帶小孩很滿足的過上親子生活,有明確的上下班時間,覺得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昨天Z發燒,緊急被叫去顧小孩。發燒前我已經4天沒看到小孩,看到小孩的時候覺得很對不起小孩,餵藥她也不願意,只能陪著她而已。

覺得人生都是需要取捨,慢慢後繼有人,之後想回去執業了!然後其他事能不管盡量不管了~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