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主症的重要

有位長期研討會同學,先是上過密集研討會,當時我們同學輪流示範時,她的驚狂很明顯,兼有手抖,依稀記得脇下有很輕的壓痛(似有若無的),也因為太多都柴龍牡的示範,我就她看來是柴龍牡了。

給果長期研討會時,她又舉手說要示範,因為她有長年強烈頭痛,以為吃了柴龍牡會好,結果沒有,還更痛了。

我看她臉,突然覺得:「啊,怎麼當時沒注意到呢?這是桂枝湯的膚色啊!」,於是我想是桂龍牡吧!

研討會就開始了她的示範,重新確認了四診後,嗯,的確是桂龍牡。學生回去真的開始吃桂龍牡。

兩星期後上課,她說她吃桂龍牡後,原本頭痛頻率幾乎每天而且很痛,現在頭就沒再痛了。

(也要跟密集研討會的同學說聲不好意思,有時候連續教到第三天下午時頭都有點昏沉,後來看她的臉都覺得怎麼那麼桂枝湯的臉沒注意到呢?)

不管柴龍牡還桂龍牡,他們運用的主症都不是頭痛,但長年這麼強烈的頭痛卻能對症時治好,那是為什麼?

重點在抓主症。

而很恰巧的,經方的主症,又大多不是病人的主述症,如果你依照一個「頭痛」去開藥,你會發現效果強差人意。(如果開溫陽補虛的藥應該也會比較好只是易上火而已)

這時候同學就會問:經方的主症是什麼?

經方的辨證,就是四診,四診中找出六經八綱的偏性,十問上找出跟原文對到的主症。

以這位同學來說,我會抓驚狂為主症(應該也有虛勞),抓太陽病為六經(太陽代表「表虛」,表虛為八綱),可以寫成:

主症:驚狂

八綱:表虛

藥證:龍牡證

寫出「主症、八綱、藥證」是我教同學辨證時思路整理的方法。(沒上過研討會可能看不懂所以跳過)

以上整理好後,會發現主症+八綱就能選出處方了。而主症跟八綱中,其中一個錯誤時(比如這位同學一開始的柴龍牡,就是八綱辨錯,主症正確),用方就會錯誤,所以說主症跟八綱都是同樣重要的。

因此很多學經方的,都在講主症,小便不利就真武湯、五苓散…,真的有搞懂病人八綱嗎?一個虛寒體質,一個實證體質,主症也不是簡單的小便不利,一個有附芍代表了裡虛寒,一個是上熱而實…

可以分析鑑別的地方多到講不完,不仔細去跟病人核對鑑別點,處方就容易用不好,效果當然也很多不是大好,就是好一點點,後來又不行,所以才需要一直換方。

真心勸想學好經方的,要多臨床運用,用不好,反省一下你的思路有沒有主症與八綱。

單依主症對處方,跟西醫什麼病用什麼藥有什麼差別?經方核心就是要辨六經八綱。也不要擔心這樣效果不好,很多學生學了一段時間就知道,辨對了八綱主症,套一句很多學生常說的話:「那些不相干的副症也會莫名其妙的一並好起來了。」

抓主症的重要” 有 4 則迴響.

  1. 請問女巫醫師
    1.桂枝湯的膚色,可以描述一下嗎
    2.柴龍牡證有水道異常問題。ˋ桂龍牡證沒有水道異常問題。 這鑑別點之一嗎?
    柴龍牡:半表裡虛,桂龍牡:表虛理虛(清穀),這也是鑑別點嗎?
    謝謝!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