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就醫陳述有多重要?

我的一位好朋友,最近都有去醫師同學的診所看診,發現他這星期的藥好像有做調整,我覺得有點不對勁(私心覺得這個調整可以治標但無法治本),於是我就問他…

我:你會頭暈?會頭脹嗎?

朋友:不會頭脹,但會頭暈,都以為自己貧血了。

我:那你去看診前不是發膽結石很痛嗎?有伴隨頭暈嗎?

朋友:沒有耶,只感覺到心悸胸悶。

我:嗯,那你平時生活上暴怒的話,會感覺到頭脹嗎?

朋友:會耶,生氣的時候頭脹頭暈的,有時候甚至頭會痛。

我:那暴怒時會手腳冷嗎?

朋友:不會耶,但會手麻。

我很激動的說:那你就是xx處方嘛!吼,第一次問還說沒頭脹,明明就有。

朋友:誰知道要跟醫師說暴怒的症狀啊?暴怒頭脹也算喔?

我(翻白眼):醫師問的症狀,只有出現,就算很少,都算是有,也可以跟醫師講明是什麼時候出現這些症狀,都有助於判斷。

朋友:好嘛好嘛,你也多發文教育一下,不然誰知道要講這個啊。

很多患者,看個幾次說沒效,然後怪到醫師頭上,但問題是,醫生不是你肚子裡的蟲,醫師也只是依「患者陳述跟四診」在開處方。

開處方很容易出現的其中一個問題,就是患者講出來的症狀跟醫師的定義不同。

如上例,如果我沒問到暴怒時,前面問有沒有頭脹,患者說沒有,我就會把其實是正確的xx處方先否定了,但事實上這樣的陳述,只會讓醫師離開出對的xx處方更遠,也因此前面都會有種怎麼沒有完成打到核心,或是吃藥了症狀還是一直反覆的感覺。

說是醫師能力問題,真的也要為我這位醫師同學抱不平,他的能力如果知道患者有「生氣時頭脹暈+手麻」絕對知道開什麼處方,但患者已否定「頭脹」這個重要症狀,所以不是他不會開方,醫師跟病人有效溝通很重要。

當然,患者會很想知道,那到底什麼症狀是醫師開處方來說很重要的呢?

本篇至少要讓各位學會觀察「頭脹」與「頭暈」。(更多的就只能研討會教了,不然不可以講得完)

很多人其實是頭脹到暈,但會一直講頭暈(像我這位朋友),也不是患者的錯,因為我也脹暈過,真的很難講清楚。但是希望各位可以學會觀察兩個部分:

1. 暴怒時的症狀。
我知道生氣時都著重在情緒上,所以很多人沒注意到暴怒的症狀,但是這個對醫師鑑別處方很重要(別的醫師開方我不清楚,不過我跟我學生這一派非常重要,來上研討會,了解原文就會明白),所以麻煩找學生就醫前,暴怒時感覺一下,有沒有頭脹?頭痛?還是頭暈?手腳變冷?手腳無力?手腳麻?

2. 觀察發病的伴隨症狀。
像我為什麼覺得要問暴怒時?因為我覺得朋友的頭暈其實是頭脹到暈,這個患者分不出來,私心也覺得前面處方只有80分,所以我要問「發病時的症狀」。

發病時,人很不舒服,代表身體狀況最不好的時候。醫師要抓「主症」,主症往往在最不好時,會發得更明顯(不然不叫主症了)。

所以上面朋友說發膽結石右腹痛時,沒有頭暈,我就覺得頭暈不是主症(但之前因爲患者有說頭暈,醫師就把頭暈當成主症去開處方了,所以我說處方只有80分)。

當然醫師同學開方還是很全面,所以80分的處方,還是有整體8成的好轉,但如果再龜毛,還是會希望能找出最最適合的處方,有時候就需要患者正確的陳述了。

不過處方鑑別重點非常多,比較會在密集研討會教授了,如果各位10月有打算報名的,我們那3天就來詳細的說明嘍~其他以後有機會再慢慢跟各位說。

#再強調這些重要只適用於女巫派喔
#因為不同醫師對處方的理解不同
#到醫師同學的診所喝良心水藥的更要說清楚因為水藥很濃一個症狀沒講好差很多
#小孩陳述真的要靠父母強大觀察力了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