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症的辨證不難

其實經方最厲害的地方,莫過於治療重症或不治之症。

為什麼經方可以治療當今的難治之症?

原因是「以治本為主」。

而這個「本」,就是一個人的體質偏異,只要非平衡狀態,基本上都是病態,而重症,不過就是失衡狀態下走到一個極端,但治法離不開,還是用藥拉回平衡。

當然可以想像,一般人的感冒也是失衡,癌症也是失衡,但是癌症偏離正常肯定比一個感冒的失衡偏離得更遠,真的要說,重症就因為偏離太遠,就是服藥時間跟治癒時間比較長。

但要注意到一點,其實輕症與重症,「都是失衡」,把病名放旁邊,回到辨體質,就能開出適合的處方,處方確定後,不過就是花時間服藥到好而已,其實並不困難。

困難點在於,我在教學的過程中,不難發現有些醫師,尤其已經有一些資歷經驗的,在來學習前已經有一套自己開方方式,或是習慣了依「病名/症狀開藥」,其實都比較難把經方學好。

(所以為什麼我蠻喜歡教剛畢業或出社會不久的,除了一張白紙很好教,也因為心很純,比較不勢利,可以共同為經方發揚的理念努力)

甚至我也常跟學生說,其實我比較喜歡看重症(當然西醫放棄治療的最好),因為偏異走到極端,症狀很鮮明,體質也很好辨,再加上過往治重症的經驗中,拿捏一些開方的技巧,其實並不難處理。

舉例,像肝腹水的病人,他能明顯陳述「身體晃動感」,其實就是原文的「身為振振搖」。像這種陳述,鮮明的症狀,在嚴重的患者中很常見,但一樣是這樣的方證來說,輕症的人只會講出「起則頭眩」,或蠻多時候講不出來,反而變成輕證的開方還有些困難度,需要四診中多方確認。

所以最近一直在想,怎麼樣可以讓更多人看到經方,尤其是重症的,讓大家多一個選擇,所以開始了小學堂(結果上週三小學堂是不是對原粉絲來說太簡單了?分享跟看的人都好少,好挫折啊!大家可以給我點想法嗎?希望可以給一些醫療界中間選民看說),接下來也希望找些病人錄經方的記錄短片。

老實說也不知道能改變多少(可能小學堂這次太挫折了),有時候看沒什麼臨床能力的人,只要是「xxx等於xxx」的觀念按讚就兩三倍多(現在的人多無法用大腦思考?),真的不知道要不要白忙這些,助理也是初心想發揚經方一起努力的,覺得如果分享不多,小學堂那些還是算了,白忙的時間多拿去陪陪小孩更好啊!

#是篇厭世文

#想做更多又挫折看來世界不需要我

#本來還想到體制外學校教小孩讓中醫深根在孩童心裡

#不過還是讓醫術不怎樣但很會講的人推廣吧

#我好像比較適合低調精進醫術就好

#世界與我無關好厭世啊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