眩暈治方—談當代辨症之瑕疵

以上兩位都是醫師學生,沒來上研討會前,依學校教的方式就是「眩暈(高血壓?)=天麻鉤藤飲」。

我常說,這是西醫開藥方,就是什麼症狀用什麼藥。不用辨八綱跟六經,也其實不需要四診(望聞問切),如果效果好就算了,往往學生臨床效果真的普普,但來參加研討會後,有學會八綱六經辨症,也明白了四診後,他們的臨床療效真的大大提高。

發揚經方這事,我想還是從培訓醫師最重要,當每位新生代的中醫都很強,其實民眾只要中西醫都看過,很難不選中醫的。(像我弟濕疹西醫各大權威都看了,中醫也看不少,後來還是我親自出馬才好,他原來也是西醫信徒,從此也只看中醫了,不過也只吃我的藥XD)

如果這麼好的醫學跟臨床辨症能力,每個醫師都會,扣掉些臨床上講不清症狀或症狀不典型不好辨症的病人(助理就是這種~但來學習後也找到合她的方了,只是比較花時間因爲症狀小又不典型),10個可以處理7個就不錯了。

真的很希望整體中醫都能提升實力,用實力讓中醫地位提升,也只有中醫地位提升,各位中醫師就不再被打壓,人民健康也得到保障了。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