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寒金匮就像我的知心好友一样

最近在写讲义,有种很特别的感觉。
当我写得差不多时,我重新从前面开路顺下来,觉得内容似曾相识,跟我以前看某些医书的感觉很像,但明明我没有照抄,就是顺自己的逻辑写,于是激起了当年看这些书的感觉
说真的,这感觉很微妙,因为当年没临床时,看了的感觉是「没感觉的」,这个没感觉跟现在是相对而言,当年也没看不懂,但现在有种说不出的了解。

就像一个认识很久,很深交的朋友一样,回去看当年你刚认识他的样子,外表是一样的,当时看到对方跟现正看到对方比起来,你现在可以说出对方很多事情,甚至猜测他在想什么,会做什么样的行为一样。

讲得更明白,现在对伤寒金匮的处方,常常多了一种言语说不上,无法形容的了解,这感觉很微妙,很想用交字表达,但又有种一言难尽的感觉。

我想做的,不是只教条辨,因为条辨的理解,其实说不上对处方真正的了解;换个方式说,其实我没有特别研究条文,因为我不爱搞学术,但很神奇的,临床到现正回去看条文,觉得怎么那么简单?

用前面朋友的比喻,有点像你刚认识这个人时,别人跟你约略介绍了他是个怎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特色与个性,但当你以现在跟他很熟后,听别人同样的描述,你会觉得根本不用思考就知道他就是这样的人,还可以对这个人的描述补上两句是一样的。

所以说伤寒金匮是我的好朋友真是不为过。但是真正要深入了解,还真是要自己临床去认识它,光听别人说,用条文去理解的方式,是无法有那种很深入的感觉的,也就无法真正了解了。

未来一定会安排加入例子讨论,或是一起会诊来贴近临床,我想这样才是最实际的。

(不过第一阶段讲义准备刚开始可能等基础教完才能安排临床训实务分享,不然连个桂枝汤是什么都不知道也无法解说临床了)
读者回响:

简明华 您的这种感觉,能理解。1996年,曾到补习班上过检考的课,直觉就是应付考试。迄今,偶而外感或胃不舒服,自己去抓付药,几乎能一剂知的搞定它。临床实用,确实很重要。现看“伤寒论慢慢教”,又是另有所感,没像以前上课般的生涩。

俏女巫的草药秘方 看书这东西是啊,同一本医书看第一次跟第二次差很多,每一次都感觉不同,可能又因为有临床,多了种很熟悉的感觉

发表回响

%d 位部落客按了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