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方治療「長年胃脹、腸胃炎」速效實錄

【經方治療「長年胃脹、腸胃炎」速效實錄】

以張仲景著作為主要診斷及用藥的經方中醫,不乏有速效的案例,所以我常說,醫聖仲師的著作是寶,中醫本身的理論架構都是一個不能推翻的真理,問題是我們學醫者,有沒有好好去摸索他的著作,有沒有真正懂他的原意,臨床上又能不能真的運用得當。

以下一例說起來有點慚愧,因為初診應該是沒開好的,二診換方一次就開14付,然後人就消失了,一直到最近病人帶小孩來看診,才知道原來14付藥根本不用吃完就全好了,還問我:「為什麼我到某大中醫權威看了半年都沒好,我問他怎麼那麼久沒好還跟我說調理就要時間,你的藥兩星期就全好了,是不是那位中醫在騙我呢?」,呃,我當時實在尷尬得不知如何回答。

初診2016/3/16,病人男,年約35,主述胃脹感已3年之久,常發腸胃炎,平時噁心,偶有頭暈,胃中時有灼熱感,半夜甚至因為會胃脹不適至醒來,伴隨身體發熱,睡眠品質差。體格稍壯實,唇紅不乾,面白不紅,臉上長了一點痘痘,口乾渴喜冷飲,手腳體汗較多,手足溫額燙,胃口可,人不耐熱,大便一天2-3行,不盡感,無腸鳴,腹部受風後易腹瀉,左脇壓痛,近兩年有脾腫大,因而左脇時自發痛,有脂肪肝兩年。舌紅無苔而潤,初診一直猶豫用小柴胡還是半夏瀉心湯,最後給予小柴胡湯7付。

二診2016/3/24,噁心止,臉痘止,胃脹減輕,咽刺感增加,睡眠發熱好轉,汗減少,口乾止,大便每日行,雖有盡感但量少。回去重新看初診記載,重新反省後,病人主症在胃脹(即中醫的心下痞),雖無腸鳴聲但舌無苔等症,還是讓我覺得要以半夏瀉心湯的「心下痞」為主症切入。因為病人是上海一位慕名而來的病人在火車上聊天時認識,經上海病人極力推薦來找我,所以這位病人對我很有信心的希望我這一次能開兩星期藥。於是我也就只好硬著頭皮開了14付的「半夏瀉心湯加柴胡」了。

三診已經是5個月後的2016/7/21,病人來診時說上次的14付藥,吃了7付就胃脹感及易腹瀉問題全好了,後面這幾個月都是吃東西不小心的時候,再把剩下的藥拿來吃就會好。最近是因為又開始亂吃東西,發現沒節制的吃生冷或辣時,腸胃又變回很差,不是腹瀉就是胃脹,希望來給我看看,看是不是可以同處方再多開點給他,順便也帶小孩來看看。

評:如果不懂經方,會覺得這一例治得很快﹔但懂經方的都知道,我是有些慚愧了。畢竟半夏瀉心湯症的病人,的確可以起到一劑知二劑己之效,我還第二診才開好,這案例也算是拿出來獻醜了。如果從開對的第二診開始看,基本上不管是多長年的胃病,經方的確是幾付藥才可以治癒。當然,有時候希望鞏固療效時,還是需要多服一段時間方為上策。

 

讀者迴響:

程榮福
1.請問方便可給出劑量供我們學習?(半夏瀉心湯加柴胡)
2. 黃煌先生說慢性肝炎柴胡及黃芩量要小,請問脂肪肝也是如此嗎?
3. 以上病例,請問柴胡清肝或疏肝湯是否也合適?

俏女巫的草藥秘方
1. 我用的主方都是傷寒的比例,3兩換成15克,加減藥就不一定了,依病人狀況,這例的柴胡是15克,但如果是柴胡系原方為主方,我都是照傷寒比例用30克的。
2. 哎呀,你怎麼能拿黃煌醫師的說法問我呢?問他才對啊,我只能代表我個人的看法,不能代表他啊。
3. 我都是以張仲景的處方為主,能以傷寒的方開方就不會考慮別的方了,所以沒有第一時間用柴胡清肝湯。不過我覺得用藥是可以很活的,藥用下去它起到什麼樣的作用是事實,事後再說可能用什麼方會不會更好,或可不可以取代,其實真的不會有答案(有答案的叫學術討論,我是很實在很重視以臨床事實的人,所以我覺得只要第一時間沒用,都不會知道答案是能用不能用)。
但也可以稍稍從柴胡清肝湯的藥物內容跟半夏瀉心湯的藥中做些比較,也許能”猜測”服用後的差異點是真的,但我個人覺得猜測沒意義,下次有機會遇到自己用上就知道了。

其實同樣醫案裡的症,用在不同”人”身上,不一定是可行的,因為文字能敍述的有限,人的體質,大多望診決定了很大因素,所以若遇到同症的病人可以用柴胡清肝湯,但也不代表這些症的”人”,甚至這一例用上都會比較好(或比較差)。

所以我是建議醫案多看多參考,多累積臨床,有時候剛開始用藥用不好,但都是很寶貴的經驗,反省哪裡有問題,反而會讓你對用的那個處方越來越了解,當你每個處方都用過,都了解過不可行的地方,還有可行的症狀體質,那就成大醫了。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