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重症小感觸

最近一位癌症患者,到醫師同學的診所來就醫,患者對我醫師同學及診所很信任,但因為患者已經很嚴重了,其實辨證上,在標跟本的證上,並沒辦法分得很清楚。

醫師同學都會來找我討論,但我的醫師同學也知道,望診很重要,而且我自己也覺得沒看到人,我少一個看診的直覺(相信有經驗的醫師都會有這種,看到病人就直覺知道該開什麼方),討論起來我也沒辦法給個很確定的處方,但還好,大方向可以從學生仔細的問診中給些想法。…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