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者,只能治病,不能救命

今天遇到兩個病人,有一種一樣米養百樣人的感覺。一個很想活,一個不想活。
一位是之前提及過,腎衰竭被西醫診斷只剩一個月命的88歲老太太。初診時無法睡眠,連10分鐘都睡不着,胃口極差,一整天下來只能吃幾口飯,兩脇痛,半小時小便三到五次,短氣頭暈,一星期藥後可以連睡4到5小時,三餐可以吃半碗飯多一點,不再嘔心,兩脇不痛,頭暈止,短氣總的來說減輕,但因為老太太第五付藥開始沒有戒口,食冬瓜後開始短氣頭暈加重,因此七付藥後提醒必須戒口,結果再一星期後的今天,病人家屬聲稱上星期只服用三付藥,且病人自稱不想活那麼久,也無法戒海鮮,所以我想,七付藥能把一個命快絕的人治成這樣,我也算對得起病人了,但我也只能救到這裏。…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