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重症小感触

最近一位癌症患者,到医师同学的诊所来就医,患者对我医师同学及诊所很信任,但因为患者已经很严重了,其实辨证上,在标跟本的证上,并没办法分得很清楚。

医师同学都会来找我讨论,但我的医师同学也知道,望诊很重要,而且我自己也觉得没看到人,我少一个看诊的直觉(相信有经验的医师都会有这种,看到病人就直觉知道该开什么方),讨论起来我也没办法给个很确定的处方,但还好,大方向可以从学生仔细的问诊中给些想法。…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