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发愿碎念—改变世界好难啊

那天带Z去拜拜,因为她惊狂好得差不多,拜拜祈求就没提到她了。(大师别打我><)

前一天看了阿妹新歌《身后》的MV想起小灯泡,还有前阵子几位年幼被虐杀或性侵的孩童,今天在庙里看到注生娘娘,我诚心山的希望她能让无法给孩子良好教育的人不要有宝宝,实在太不忍一直看到这些事发生!… Read more

关于病气的问题

前天学生问了一个问题:「老师,病人那么多病气,你怎么让病气不上身。」
首先,我承认病气的存在,但是如同一个人生不生病一样道理,取决于邪气外,最重要是你正气足不足。如果正气足,邪气再强进不了体内,因为没有空隙;反之正气不足,邪气不用很强都可以进体内让你受病。… Read more

医者,只能治病,不能救命

今天遇到两个病人,有一种一样米养百样人的感觉。一个很想活,一个不想活。
一位是之前提及过,肾衰竭被西医诊断只剩一个月命的88岁老太太。初诊时无法睡眠,连10分钟都睡不着,胃口极差,一整天下来只能吃几口饭,两脇痛,半小时小便三到五次,短气头晕,一星期药后可以连睡4到5小时,三餐可以吃半碗饭多一点,不再呕心,两脇不痛,头晕止,短气总的来说减轻,但因为老太太第五付药开始没有戒口,食冬瓜后开始短气头晕加重,因此七付药后提醒必须戒口,结果再一星期后的今天,病人家属声称上星期只服用三付药,且病人自称不想活那么久,也无法戒海鲜,所以我想,七付药能把一个命快绝的人治成这样,我也算对得起病人了,但我也只能救到这里。…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