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發願碎念—改變世界好難啊

那天帶Z去拜拜,因為她驚狂好得差不多,拜拜祈求就沒提到她了。(大師別打我><)

前一天看了阿妹新歌《身後》的MV想起小燈泡,還有前陣子幾位年幼被虐殺或性侵的孩童,今天在廟裏看到註生娘娘,我誠心山的希望她能讓無法給孩子良好教育的人不要有寶寶,實在太不忍一直看到這些事發生!… Read more

關於病氣的問題

前天學生問了一個問題:「老師,病人那麼多病氣,你怎麼讓病氣不上身。」
首先,我承認病氣的存在,但是如同一個人生不生病一樣道理,取決於邪氣外,最重要是你正氣足不足。如果正氣足,邪氣再強進不了體內,因為沒有空隙;反之正氣不足,邪氣不用很強都可以進體內讓你受病。… Read more

醫者,只能治病,不能救命

今天遇到兩個病人,有一種一樣米養百樣人的感覺。一個很想活,一個不想活。
一位是之前提及過,腎衰竭被西醫診斷只剩一個月命的88歲老太太。初診時無法睡眠,連10分鐘都睡不着,胃口極差,一整天下來只能吃幾口飯,兩脇痛,半小時小便三到五次,短氣頭暈,一星期藥後可以連睡4到5小時,三餐可以吃半碗飯多一點,不再嘔心,兩脇不痛,頭暈止,短氣總的來說減輕,但因為老太太第五付藥開始沒有戒口,食冬瓜後開始短氣頭暈加重,因此七付藥後提醒必須戒口,結果再一星期後的今天,病人家屬聲稱上星期只服用三付藥,且病人自稱不想活那麼久,也無法戒海鮮,所以我想,七付藥能把一個命快絕的人治成這樣,我也算對得起病人了,但我也只能救到這裏。…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