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心比心

昨天新增4例本土案例后,开始有人担心院内感染变社区感染,酸民责怪医护不够小心,这让我想起,过去临床时,我的第一位爱滋病患者

到现在,我依然以看弱势和不治之症为习医目标,更何况当时年少轻狂?

就在我心里热血澎湃的把爱滋病患者看完的当天,诊所主管拿出紫外线消毒灯,整间诊所大消毒,我问
「为什么要这么大的消毒?」

「因为爱滋病啊!」

我明白这是对其他患者负责的做法,但听见回应的当下,我到现在都忘不了,那瞬间,为那位爱滋病患者揪心的心疼感

我心理一直想不通
「他得不治之症,错了吗?还是我救治他,我错了?」

接着回家后,我只要提到我有在治爱滋病患者,巫爸巫妈跟大师⋯各种亲人的情绪勒索,让我一心抱着贡献给弱势患者的热情都浇息了

不论中西医,都有愿为救人贡献生命的医护,当我们明知曝露在风险中,仍愿勇敢承担时,听到的不是支持欢呼,而是谩骂批评,一次又一次的,把理想勇气都浇息得体无完肤⋯

你觉得,这世界还会剩下什么?

自私自利,只为已所欲的人?大家希望世界上需要帮助的人得不援手吗?

每个人都可以选择当一盏照亮世界的灯,或一块阻挡阳光的黑布,纯粹看你想世界变得如何。但,没有选择当黑布,却希望世界是光明这事

疫情要能控制好,需要的绝对是正面的团结,医护作为第一线,已承担比其他人都高的风险,若不理解的,可以闭嘴滑过,如果批评能解决问题,那大家都出张嘴哪还会有疫情?

其实没有这些医护,台湾不会有今天的防疫成效,恳请 #同理医护 #支持医护 吧!


#医护辛苦了!
#口罩戴好戴满
#勤洗手

发表回响

%d 位部落客按了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