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心比心

昨天新增4例本土案例後,開始有人擔心院內感染變社區感染,酸民責怪醫護不夠小心,這讓我想起,過去臨床時,我的第一位愛滋病患者

到現在,我依然以看弱勢和不治之症為習醫目標,更何況當時年少輕狂?

就在我心裡熱血澎湃的把愛滋病患者看完的當天,診所主管拿出紫外線消毒燈,整間診所大消毒,我問
「為什麼要這麼大的消毒?」

「因為愛滋病啊!」

我明白這是對其他患者負責的做法,但聽見回應的當下,我到現在都忘不了,那瞬間,為那位愛滋病患者揪心的心疼感

我心理一直想不通
「他得不治之症,錯了嗎?還是我救治他,我錯了?」

接著回家後,我只要提到我有在治愛滋病患者,巫爸巫媽跟大師⋯各種親人的情緒勒索,讓我一心抱著貢獻給弱勢患者的熱情都澆息了

不論中西醫,都有願為救人貢獻生命的醫護,當我們明知曝露在風險中,仍願勇敢承擔時,聽到的不是支持歡呼,而是謾罵批評,一次又一次的,把理想勇氣都澆息得體無完膚⋯

你覺得,這世界還會剩下什麼?

自私自利,只為已所欲的人?大家希望世界上需要幫助的人得不援手嗎?

每個人都可以選擇當一盞照亮世界的燈,或一塊阻擋陽光的黑布,純粹看你想世界變得如何。但,沒有選擇當黑布,卻希望世界是光明這事

疫情要能控制好,需要的絕對是正面的團結,醫護作為第一線,已承擔比其他人都高的風險,若不理解的,可以閉嘴滑過,如果批評能解決問題,那大家都出張嘴哪還會有疫情?

其實沒有這些醫護,台灣不會有今天的防疫成效,懇請 #同理醫護 #支持醫護 吧!


#醫護辛苦了!
#口罩戴好戴滿
#勤洗手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