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好難

我最近有一位可以說是患者滿意度最高的醫師學生,結果前一陣子,突然聽到有患者吃藥後不滿的反應,當時相關的工作人員都很震驚,助理就去問醫師學生:

助理:你開xx?你覺得患者像嗎?

醫師學生很無奈的說:其實不像,可是患者媽媽一直強調患者是熱的問題,一直說xx症很明顯,一直說她主觀的想法…如果不依她主觀陳述開藥,跟難跟媽媽解釋,所以,唉。

後來我得知是以前上過研討會的媽媽,我回想起來,大概知道是哪一位,因為她上課發問不少,而且真的陳述很堅定。
(當然我沒看到人是沒辦法確定的,而且她講得很堅定,跟真的一樣,我最後就說「是喔?如果真的是這樣,那真的可以考慮xx」。

不過為什麼學生那麼多,我會有印象?因為從發問就發現,真的沒什麼慧根,所以最後我都是建議找醫師確認比較好。我猜她自己用藥肯定有問題,結果助理也說她居然自己默默用藥用了很久,當時也只有無言)

最後呢,媽媽跑去攻擊者私訊,變成攻擊者的理由了。

老實說,人有百百種,沒見過人,網路上看文字你都不會知道這個人是怎麼樣的。

這位醫師學生看診話不多,可是望診跟直覺算不錯的,所以除了這位媽媽外,真的都是患者反應滿意很多,患者也真的介紹很多讓他的診滿。

別人是這效果,為什麼就一個人不是?

如果太主觀的患者,對醫師造成壓力,也沒辦法用醫師自己的望診跟直覺,要他怎麼開好處方?

然而很多事情,我相信看到人,聽到本人的口氣,是非對錯就能很清楚。可是網路往往只有文字,也都很片面,很多事真的很難從網路上看到真相。

另外最近也有一位病人去另一位學生處看,第一次去就聽學生說很怪,拿著原文處方條文來討論,第二次就到學生的健保診所去,然後就私訊來說學生如何不對,比如建議她西醫檢查之類的。

首先,學生是來學習,怎麼開方子我沒資格管。10個學生教出來,10個可能都會有不同處方。

第二,如果是我學生自費診所,助理還可以找學生討論,因為我們團隊是顧問,但學生自己的診所,我們真的沒立場管。

第三,這位學生要求患者西醫檢查,就是怕有醫糾,那是保障自己。尤其遇到些擺明隨時要攻擊的,醫師一定要先在法規中保護自己啊!但不代表醫師要用西醫數據開方好嗎?私訊粉絲頁幫助並不大。
(而且台灣法規規定不能拒絕患者,所以有心要攻擊的也很難擋)

更何況,到底是去看診還是學習?醫生的責任不是教中醫,而是開方療癒。

如果早已有答案,何必去看?自己用藥就行了不是嗎?
(如果用了沒效才來,那更不應該把錯誤的主觀想法加諸在醫師的判斷中)

我真的不介意這些人通通跑去愛攻擊我的人那邊留言,我也鼓勵愛攻擊的版主跟他們約見個面,或是真正把「病」治好好嗎?是什麼人在網路上你根本看不出來,見到面就會明白了。(當然,有些攻擊者也根本不在意這些人是什麼怪人,反正他們得到攻擊的點就能拿來說嘴)

但是想必,最後攻擊者也處理不了(因為主觀的人是聽不進去別人的話的),然後攻擊者就會用罵人結束這一回合,所以主觀的人又跑去第三位攻擊者,讓第三位攻擊者去攻擊第二位攻擊者,真是沒完沒了。

看病要醫緣,連10個患者9個滿意的學生,都可以有1位不滿,你就知道看病從來都是緣份問題。

一直以來研討會的學生裡,真的發現同一句話,每個學生聽到的解讀不同,我真的沒辦法保證來上課就會讓學生變超級強,尤其非醫師的,真的是各半,一半學得很好,一半學得還行,也有一小群真的感覺得出來還在狀況外,我想就是緣分吧!

很鼓勵聽不懂我辨證方式的同學,去找其他老師學習看看。我常說一個症狀要治好很簡單,但要治到整體「全好」才是最難的。

可以去找其他老師學些治療簡單症狀的方式。我教的方式比較是各種重症或奇難雜症,甚至對體質整體在意的比較合適。

10月又要開放密集研討會,其實我們每次都很怕會抽到怪人,但也真的很難在沒看到人前就知道,所以只希望各位三思再來,太主觀的,只想看診的,拜託千萬不要報名,名額留給真心有興趣想學,又想學會幫助其他人的同學吧!

#教課好累這也是為什麼一直想停開了
#就因為非醫師中總會有少數心術不正的所以才會醫師優先
#醫師來比較是單純學習後用在臨床幫助大眾
#下次開放報名要怎麼樣才能知道報名者誰是怪人呢
#覺得這種人不多但真的每次都會有

分享至:
Share

發表迴響

Share
Shar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