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重症小感觸

最近一位癌症患者,到醫師同學的診所來就醫,患者對我醫師同學及診所很信任,但因為患者已經很嚴重了,其實辨證上,在標跟本的證上,並沒辦法分得很清楚。

醫師同學都會來找我討論,但我的醫師同學也知道,望診很重要,而且我自己也覺得沒看到人,我少一個看診的直覺(相信有經驗的醫師都會有這種,看到病人就直覺知道該開什麼方),討論起來我也沒辦法給個很確定的處方,但還好,大方向可以從學生仔細的問診中給些想法。

一直到最近患者的問題一直時好時壞,用研討會教同學的方法篩選後,大致確定的是苓桂劑,但我猜非少陽的柴胡劑,又從望診看是有熱的證,大概只有腎氣丸能選。

可是醫師同學以前因為有一次運用腎氣丸時開錯了(我猜那患者是柴苓桂系列非腎氣丸),所以當我提到腎氣丸,醫師同學似乎怕怕的,我們就花了時間重討論(好啦,其實都是在安撫醫師同學不用怕),最後醫師同學很怕上次不良反應再發生,於是請患者在診所喝一包水藥後,坐在診所觀察一小時看有沒有不舒服。

我說那時間剛好是患者平時咳重的時間,就趁現在喝了,看她咳是加重還減輕吧,醫師同學也就請患者喝了。

雖然我覺得就這處方沒別的可能了,但我也有點緊張,一個多小時後我打去,櫃檯說患者喝了喘跟咳都比較好,拿藥就離開了。

呼,我也鬆了口氣。

這事讓我很感觸的地方,在於「信任」真是個很重要的東西,很感謝患者對醫師同學的信任,不然患者就不回診了,也謝謝醫師同學大膽的嘗試,這也建基於對我這位老師的信任。

接下來可以想像患者應該會有更好的效果,我們期待後續回饋嘍。

#其實重症對學生醫師們來說都壓力蠻大的
#看得好何其難但開對方真的速效
#雖然醫師同學會看重症但還是希望不要太多重症來找學生怕他們壓力太大了
#未來回去執業重症來找我好了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