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的困擾

新年期間看到臉書朋友面對長輩的白眼動態圖,真的很感慨。

我的白眼點可能跟大家都不一樣,例如不用面對長輩叫小孩打招呼的問題,或是什麼時候再生個男的之類的,但當醫師就是太清楚正道了,只要跟「疾病相關的」,常讓我很無言…

例如公公上回腸淡吃半夏瀉心湯後,20來開刀從來沒成形過的大便成形了,而且20年來一天下痢好幾天也變回一天一次,但西醫在他心中是神吧,我講的都是nothing?

當年西醫曾跟他說「裝了人工腔門後一天拉好幾次是正常的,而且也不會再成形。」,我故意要讓他知道「誰說不能成形?吃藥後不拉也成形了不是嗎?」,結果在長輩眼裡,變成不拉肚子而成形是錯的,不吃中藥寧願回到每天拉個3、5次不成形,覺得這才是正常。

又例如巫媽咳好了以後,我換柴桂湯幫她調理,她說她鼻涕例流過敏5、6年了,從來沒這麼好過(而且西醫一個換一個,中醫也便宜的隨便看了幾個,還是沒有好過),以為她應該有感覺吃過那麼多藥,知道我都把5、6年的鼻涕倒流跟過敏治好,應該要知道只有我的藥有效吧!結果巫媽前兩天聽朋友說還無聊去看西醫?開始吃消炎藥(為什麼吃消炎藥我也不懂,明明沒發炎,但巫媽很喜歡把看醫生當買菜一樣,便宜就去看一下),氣得我新年都不想聽她電話了。

剛剛又跟學生聊天,也是長輩對疾病的見解(肯定的態度根本是診斷了吧),學生也是白眼翻到屁眼。

學經方以來,真的很怕跟不熟或自以爲的長輩聊疾病的話題,我舅舅新年也曾考我「當歸是什麼你知道嗎?」,當下只能保持笑容但真的痛恨自己幹嘛學會那麼多。

很多學生尤其非醫師,都特別說來研討會學習後最討厭的就是朋友少了,因為你「明」,跟大眾「不明」的人真的變得難以溝通。不來學還跟大眾一樣無知,學了不無知卻跟家人朋友出現代溝了(非醫師又沒執照,就話也沒說服力所以同學都很無助)。

覺得以後新年前應該要同學們寫好長輩疾病言論Q&A,讓我也參考一下如何回應,每次聽到都很想撞牆,心裡一直跟自己說:「我沒聽到,我不懂,我真的不要懂。」之類的話,才能平撫情緒。

突然覺得無知真是快樂的根源啊!

分享至:
Share

過年的困擾” 有 2 則迴響.

  1. 老師辛苦了,當年倪老師也是遭受這樣的待遇而從此不看台灣人,甚至也可能因此而傷害了自己的壽命,個人一直以為有可能上天在懲罰人心呀,請老師救可救之人即可,佛也無法度無緣之人,個人淺見—-
    學生 許智超 敬上

發表迴響

Share
Shar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