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症,不過是心魔給的一個名字


學生說:「沒想到那些重症也走投無路的病人,到老師手上不過一塊蛋榚。」
再之前也有學生覺得,現在看到重症,好像沒那麼可怕了。
首先,能走到診間的,的確不可能快掛,所以真的不用想太可怕。再來,我想大家必須搞清楚的一點,不是老師很厲害,而是你們的心。
所謂的重症、不治之症,都是西醫的一個病名罷了,很多人治不好也不等於很嚴重,我們無形中被社會灌輸了多少對病名的恐懼?如果你都先恐懼怎麼治療病人?
看病人的時候必須「中虛為明」,不要有任何先入為主的想法,一切就變得清明了。
我看重症也好,一般病也好,調理也罷,一樣六經八綱去辨證,當然學生沒經驗會緊張,思路不清晰都是正常的,但慢慢看多了,就會發現站在你面前的所謂重症癌症,不過跟一般病人沒什麼兩樣。而且我很喜歡看重症,因為重症的症狀很突出又明顯,處方相對很好開立(但如果意識不清無法表達就難了);相較於一般調理的病人,有時候症狀並不明顯也不突出,反而要在一些很細節的地方斟酌開藥,而且以效果來說,重症不舒服的症狀比較突出,吃藥後好轉的表現會很鮮明,如果症狀只是輕輕一點點,相較之下就沒那麼鮮明了。
所以說學經方,還是適合看重症或不治之症的,對有經驗的醫師來說很好處理,這個群組的病人求醫需求又大,經方如果能在醫療市場上做這樣的定位,也算是做到雙贏了。
當然,學經方到可以處理重症要一段時間,醫師的心理素質很重要,畢竟藥下去如果開個70-80分還好調整,完全不對會走反方向的(最近一位乳癌阿姨就是之前吃中藥吃草藥更糟,辨證後發現根本體質就走相反完全不合啊!),如果重症又病情加重,醫師可能擔心醫糾,或是慌亂不知道開什麼藥,壓力會更大。
所以說,要成為用經方看重症的醫師,要病強大的心臟,經歷一段每天抓頭擔心病人的階段,那要看個人的人生目標規劃了。
像我就是很喜歡挑戰,越是沒人治我就越想看,然後接了每天都在數今天病人吃到第幾付藥,每天壓力都很大掉頭髮很多,可是撐過去,看到對症有效後,又感覺自己醫術提升很爽快,我就是這麼喜歡挑戰的人啊!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