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病關係的建立基礎就是平等互信

上回乳癌患者初診,她跟爸爸可能都被癌症嚇到,爸爸看得出來很不放心很緊張(有點臨床經驗就知道,病人或家屬一直問什麼時候會好,有多少把握,有沒有治好過之類的,基本上就是不信任,足夠信任是不會「反覆」問的),當中他們問了很多問題,其中一個問題是病人問:「女巫醫師,請問我可以化妝嗎?因為我之前的中醫師叫我不要化妝。」
我:「如果不化妝你會很不開心,那就化啊!」,病人聽後非常開心。
昨天學生們同檢討另一位同學的處方時,同學說:「老師他這段時間有吃到芒果冰,這樣可以嗎?」
我:「嚴格來說是不行,但只要不要影響到我們判斷這個處方好壞,一兩口也就通融過去吧!我相信同學會吃不能吃的東西,一定是忍不住吧!但如果每天吃處方吃了之後效果也不好,那就要請他忌口了,不然你不知道是處方開不對,還是因為他不忌口所以變差,我們重點是要確認我們的處方要開的正確,計步器口這件事其實也是病人的自由啦,我們盡量勸說,也盡量體諒吧!」
雖然對醫生來說,病人乖乖的聽話是最好的,醫生也不希望病人又吃藥又亂吃東西,影響自己的療效,像我如果沒把握,我也不想垮自己招牌(所以為什麼才說,一個病人給我三次機會就好了,三次沒有好就不要再回來了,也不想拖到病人病情)。
所以很多病人都會遇到醫師,很兇的運用他的權威,去要求什麼可以吃什麼不能吃,或是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事實上我覺得醫生對病人之間,還是要多一點體諒更寬容。你越是要病人聽你的,到最後可能病人因為害怕,或是骨子裡的叛逆(有要我這樣,我就越不要的心態),做了你不讓他做的事情,身體的狀況反覆了,因為他不敢跟你說,反而會誤以為處方有問題,於是原本可能對的處方,反而以為是錯的於是換處方,一換就效果更差。
我常跟學生說,臨床醫師兩個東西最重要,一個是醫術,一個是話術(溝通技巧)。撇開醫術不說,溝通是需要體諒的,站在病人的角度去理解與同理。這部分的念,有修行是最好的。
就像教育孩子一樣,當他做錯,他哭的時候(不忌口更不舒服了),你可以先說出他的感受:「你做錯了一定很難受吧?我知道你很難受喔!」,換成病人就是:「你應該是忍很久忍不住,因為太熱還是吃了冰吧!」,然後告訴他:「沒關係,盡量去做吧,你也知道做了這件事就會不舒服,就盡力忍一下吧,真的忍不住吃一兩口沒關係,如果影響比較大時就真的不要了。」
化妝一事也是,化妝品當然很多化學物質,但大家都是女人,可以同理,至少防曬也讓人擦一下吧,不化妝也不想黑啊!你硬規定一個癌症患者這不行,也拒絕同理他,不就讓他的心情更不好嗎?而且彩妝品,也就只有用在臉上,量也不是那麼多,外用的東西比起直接吃到肚子裡影響並不大,反過來說,很多癌症患者都是負能量太多,如果心情好,正能量比較多,對身體不是更有幫助嗎?
我想要當一位大醫王,靠的是醫術,但要當有醫德的醫師,同理與體諒是不可缺少的,這也是我一直跟醫師學生說的,跟病人的關係,是互相合作擊退疾病的關係,要讓病人感覺到平等,也要坦白跟病人解釋你的想法,讓他們對自己狀況了解,不管今天是不是吃你的藥,即便病人後來到別的醫生處治療,也要教育他們能正確判斷病情的進與退,這樣才能帶動社會的正循環。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