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醫還是離不開要修行啊

上星期來了一位甲狀腺癌的病人,我覺得他是一位小柴胡湯病人,而且是不用加減藥,只要小柴胡就可以處理了。
學生問我是抓哪一些點當主症,因為沒有胸脅苦滿,大家可能有點不解為什麼是小柴胡,我想了一下回答:「往來寒熱。」
事實上病人是發熱比較多,我想同學也很難理解為什麼算往來寒熱,我也想了很多天要怎麼解釋,到最後只能歸納為–經驗跟感覺。
經驗的部分是日積月累的,感覺的話有一部分是先天的,但另一部分其實可以從修行裡面修成。
感覺的部分,講白了就是一種敏銳度,對病人的體質、呈現的症狀、可以注意到別人看不到的部分,在利用整合的空間感把這個病人的內部做整理。
現在看起來是發熱比較明顯,其實可以想像是遇熱則熱,遇冷則冷的往來寒熱再加上其他的小症狀,憑著對他體內的想像,而判斷用小柴胡。
的確在病人單服小柴胡後,發熱汗多,大便及各項十問都改善,而且病人自述服後甲狀腺有明顯很舒服的感覺。
因為癌腫瘤不大,相信復原是指日可待的事,後續有消息再跟大家分享。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