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花慈邀請,給予了美好的兩天

感謝花蓮慈濟的邀請!這次花蓮之旅雖然沒玩到(不過我本來就沒本錢玩的人啊,扣掉授課時間都在擠奶@@),不過最大收穫就是見到很多好學的醫師。
非常榮幸能盡我微薄的知識與經驗分享給醫師們,我不敢說能幫助到大家多少,但每次看到好學的學生,總讓我有種「台灣病人有希望了」的感覺。
是的,經方非常不好學,花個幾年把處方學完也只是基礎,但我覺得醫師的學習態度只要是正向的,即便今天還是開方菜鳥,未來都可以成大器的!

(像我以前還不是庸醫一名?誰天生是神醫?有天分沒努力也沒用,到一個程度也是永遠停滯不前而已)
前天到花蓮時,可以休息一個半小時(接著開始擠奶上課、擠奶上課無限循環),我享受著花蓮的清悠與寧靜,這地方空氣又好,讓我有些感觸。
想起以前,我真的就是中醫痴,我只想自己努力成為大醫,當時的目標除了大醫,沒別的,而且我熱愛臨床,又沒耐性,當然沒想要當老師去教學生,至少,教學生這事沒列入50歲前的計劃。
生了小孩後,個性改變了很多,人生目標也變不一樣了。我熱愛臨床是不會變的,但我變得有耐性,我變得關懷兒福問題,所以我開始了傳授教學之路。
提早做這些,因為我的目標已經不是想成為大醫(本身對名利也真的沒慾望,頂多就是愛買漂亮衣服,哈),我想提早開間診所,一間很注重醫療品質,注重病人療效的診所,我不要太多病人,我只希望有緣來看診的人,病都能好,也教好學生,帶學生臨床……當一切都上軌道後,我想開育幼院,或是去治療愛滋病寶寶,或是嚴重傳染病的孩子。
我一直認為,有能力的人,就更應該對社會有更多責任。
那些大家都害怕的疾病,他們更需要我,好希望我的生命能為他們的黑暗中帶出光明。
要知道這種病,願意接觸的人不多,願意治癒他們的醫生更少,更別說有能力治療他們。
不過人生太多包袱,大師是包袱,孩子還太小,所以目前先做好自己該做的。
醫術要更提升、盡快傳承、盡快讓孩子長大(哈,怎麼可能)、盡快說服大師未來讓我身入險境…….
也許大家覺得我這想法很狂,或很偉大做不到,但也沒關係,我們人啊,能力到哪,就盡量助人就好,幫助人是不用比較的,我也不是一定做得到,但重要的是布施眾生的心不能沒有。
也希望把我的正念傳給大家,不管是公車讓座、路人協助,每個小動作都可以化成正能量,同理別人就是同理自己,希望世界更多善念啊!
P.S:

這裡先跟各位說聲抱歉,這次到花蓮是受邀給醫師們授課,非公開演講,所以也就沒事先跟大家公各了。

未來有公開演講會「盡量」公告。(但因為我跟大師都比較低調的人,能不公開都盡量不公開說,所以醫院或小團體歡迎找我演講,但人數不要太多就好,學習品質還是很重要的,本人是重質不重量的人XD)

感謝花慈邀請,給予了美好的兩天” 有 5 則迴響.

  1. 感谢女巫!
    女巫你好,因为喜欢倪师,所以才有机缘追到你这里,发此邮件真的是想说声谢谢女巫,一直以来通过女巫的文章学习到很多中医知识,我是一个怀孕两个月的妈妈,从备孕三个月到怀孕,期间我经历了很多中医的故事,最近也是因为真武汤一剂知中医的力量,让我这个新手妈妈免受很多孕期痛苦,期待女巫更多精彩文章分享。

  2. 孔医师,您好!
    我是您在深圳汉唐时的病友,我妈在您那看过病,效果蛮好的,很感谢您!我找汉唐的医生们好久了,今天无意中找到了您,太高兴了!我有一件事想咨询您,我儿子今年四岁了,我觉得他在人际交往上有障碍,比如在幼儿园不喜欢和其他的小朋友玩,喜欢一个人玩,有时候老是自言自语的;在家里我去问他问题,一般起码要问三遍以上才回答,好像当作没听见;我叫他名字,也要大声叫好几遍才会应你一下。经常说话和别人说话是不看人的眼睛说话,眼神飘忽不定。有时候表达自己的意思时,语言组织能力也不行;有时候“你”和“我”会混淆不清。脾气也比较古怪些或说比较暴躁些。
    前段时间到儿童医院看了,诊断是轻度的小儿孤独症,叫我们先回去观察多关爱他多和他交流,要是严重了就药物治疗。
    我自己有些着急了,你们医馆又没开,到处打听你们的消息。不知道中医经方能治疗这种病吗?
    非常感谢您,期待您的回复!谢谢!

    • 這個的確是可以看看是身體健康出了問題造成的,還是跟環境或教育等其他因素造成。不過目前深圳停診中,如果要看要到台灣我的學生處看了。

  3. 你好,孔医生,像我儿子这种心理性疾病可以用经方治疗吗?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吗?期待您的回复,非常感谢
    !我的邮箱地址是cjun1982@163.com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