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承最難的,大概就是不可言語吧!

今天想到一個案例想研討會分享給同學們,開始思考怎麼把思路講出來時,就卡關了。
臨床上主症副症不好分是其一,分得出主症後,在六經八綱的辨別,往往又不會見到典型的例子。
比如怕冷怕風,體力差,聲輕弱…..看起來都虛症,又會有1-2個症可能是偏實或偏熱的,在辨六經八綱時,往往要決定哪些該相信,哪些不該相信,就是「取」與「捨」,這之間很難。
我說難,是因為我怎麼想都想不出為什麼要捨這個取那個,因為很多時候是一種感覺,尤其望診,這種感覺要去描述它,講得出7-8成就不錯了,剩下2-3成「感覺」,我想就留給各位同學自行體會吧。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