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杂记]

我常说,我应该是以前做太多坏事了,除了唸药师经唸那么多次还是会眼眶泛红外,就是忏悔类的修行方式,最能让我落泪。

最近每天早上唸八十八佛洪名宝忏后,我开始注意到生活上一些习以为常的坏习惯(以前我对服务业的人态度很差会不客气的回话,最近连大师都看得出来,我居然吞下去,面对不礼貌的人,其实内心还是会生气,很想用自己习惯的方式不客气的回应,但忍耐下来后,仔细想想自己也是有过错的,别人也是很辛苦的,事情就过了)。

这些坏习惯最近都一一修改后,变得有耐心些(因为我是做事很急很要求效率的人),以前小孩哭声的耐受度是零吧,现在终于可以同理她,尽量好好说。

而Z呢,是个很狂野的孩子,哭声无比大,抱着她时要她在哭,耳膜都会震动(我都怕会破了),而且想睡还没睡会发脾气用头撞我或手乱抓(每次头撞到我锁骨位又都是骨头,她痛又会更抓狂很可怕,手不是抓我脸就是扯我头发,这孩子不去学个散打太可惜了XD)。
昨天如常的,正在忙时听到Z一直叫,爷奶搞不定,我知道她想睡了,但她动作真的疯了似的一直动,奶嘴给了又因为一直动而掉,一直吸了掉她又更生气的大哭,而且昨天一直没吸住她整个崩溃好久。

这样的大哭了十分钟后我生气了,于是跟以前一样骂她(虽然她听不懂但她知道我很凶),大师来接手,我去陪Q睡,但大师依然搞不定,我跟Q在房间一直听到妹妹崩溃的大哭也无法睡,于是我跟Q说:「妈妈过去一下。」

过去好不容易终于Z赏脸睡了,我才发现Q都没跟来,以前她一直会来凑热闹出主意(往往她来更大声最后更糟),我回到床上时问她:「Q你怎么那么棒乖乖在这里等我?」

Q:对啊,妈妈你看,我会等待。而且我等了好~久喔,超级久的。
我:谢谢你等妈妈,妈妈有时候真的很累,累得希望有天能死掉啊。
Q:我不行没有妈妈的。(想哭状)
趁她还没哭赶快安抚:知道Q需要麻麻,麻麻会尽量再累都活下来,陪着Q长大好吗?
Q:好。
我:可是有时候麻麻真的太忙太多事要处理,太忙的时候你能配合一下吗?
Q:我会的。

于是Q沉沉睡去,在我爬起来继续要忙时,突然觉得当爸妈又要给孩子爱又要工作时,真不是件苦差事那么简单,想解脱,也有牵挂了,迫得自己只能继续。但在这样的生活中,这些心理上的矛盾与困境,似乎还是可以解决。至少当妈三个年头,Q已经到了可以沟通的年纪,多给她爱,她感受到以后,自然愿意多配合一下我了,如此,也算轻松些了。

 

发表回响

%d 位部落客按了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