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雜記]

我常說,我應該是以前做太多壞事了,除了唸藥師經唸那麼多次還是會眼眶泛紅外,就是懺悔類的修行方式,最能讓我落淚。

最近每天早上唸八十八佛洪名寶懺後,我開始注意到生活上一些習以為常的壞習慣(以前我對服務業的人態度很差會不客氣的回話,最近連大師都看得出來,我居然吞下去,面對不禮貌的人,其實內心還是會生氣,很想用自己習慣的方式不客氣的回應,但忍耐下來後,仔細想想自己也是有過錯的,別人也是很辛苦的,事情就過了)。

這些壞習慣最近都一一修改後,變得有耐心些(因為我是做事很急很要求效率的人),以前小孩哭聲的耐受度是零吧,現在終於可以同理她,盡量好好說。

而Z呢,是個很狂野的孩子,哭聲無比大,抱著她時要她在哭,耳膜都會震動(我都怕會破了),而且想睡還沒睡會發脾氣用頭撞我或手亂抓(每次頭撞到我鎖骨位又都是骨頭,她痛又會更抓狂很可怕,手不是抓我臉就是扯我頭髮,這孩子不去學個散打太可惜了XD)。
昨天如常的,正在忙時聽到Z一直叫,爺奶搞不定,我知道她想睡了,但她動作真的瘋了似的一直動,奶嘴給了又因爲一直動而掉,一直吸了掉她又更生氣的大哭,而且昨天一直沒吸住她整個崩潰好久。

這樣的大哭了十分鐘後我生氣了,於是跟以前一樣罵她(雖然她聽不懂但她知道我很兇),大師來接手,我去陪Q睡,但大師依然搞不定,我跟Q在房間一直聽到妹妹崩潰的大哭也無法睡,於是我跟Q說:「媽媽過去一下。」

過去好不容易終於Z賞臉睡了,我才發現Q都沒跟來,以前她一直會來湊熱鬧出主意(往往她來更大聲最後更糟),我回到床上時問她:「Q你怎麼那麼棒乖乖在這裡等我?」

Q:對啊,媽媽你看,我會等待。而且我等了好~久喔,超級久的。
我:謝謝你等媽媽,媽媽有時候真的很累,累得希望有天能死掉啊。
Q:我不行沒有媽媽的。(想哭狀)
趁她還沒哭趕快安撫:知道Q需要麻麻,麻麻會盡量再累都活下來,陪著Q長大好嗎?
Q:好。
我:可是有時候麻麻真的太忙太多事要處理,太忙的時候你能配合一下嗎?
Q:我會的。

於是Q沉沉睡去,在我爬起來繼續要忙時,突然覺得當爸媽又要給孩子愛又要工作時,真不是件苦差事那麼簡單,想解脫,也有牽掛了,迫得自己只能繼續。但在這樣的生活中,這些心理上的矛盾與困境,似乎還是可以解決。至少當媽三個年頭,Q已經到了可以溝通的年紀,多給她愛,她感受到以後,自然願意多配合一下我了,如此,也算輕鬆些了。

 

分享至:
Share

發表迴響

Share
Shar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