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脈診」重要嗎?

在當代中醫裡,民眾對把脈有一套神秘又神奇的印象,往往覺得脈一把就能知道身體狀況,實在太神奇了。

以前我不懂為什麼倪師說「脈只是用來確定(確診)」,在我臨床後,我終於明白他的意思。而現在的我,對脈的看法,其中就是「四診之一」,四診都不可或缺,而且我覺得,四診並沒有哪個比較重要,「望聞問切」都是同等分量的重要的。

在開始談脈時,由於現在很多專門用脈的派別,我想先聲明,以下是我臨床用脈還有個人看法分享,大家請自行思考參考到哪,畢竟每個醫師看診跟開處方方式不同,追求療效跟速度也不一,所以沒必要比較不同人對脈的看法。

我覺得脈是客觀存在的,解釋跟運用是主觀的,所以討論到主觀部分,我沒有再說別人對錯或評論的意思(就是我常說的,評論別人前要先把別人東西學會,不然只是站在自己既有邏輯上去說別人邏輯不對,邏輯不同當然不對啊!),純粹分享讓大家知道我個人診斷時的方式,要不要用各位請自行思考過。(因為現在社會上不乏玻璃心的人,我還是說清楚免得又被拿來說我說別人是錯的)

我看診的習慣是這樣,通常一進門,我會先望診,把體格面色及聲音稍為記錄,再開始看主症,主症看了會先從我猜有問題的地方先問。舉個例子好了:

病人體瘦,面不黃,主述臍下動悸。我會先想到小便問題(臍下動悸茯苓劑),於是先問小便如何,病人說小便頻數,那的確很可能主症在水,所以先問水相關的證,確定是否有水的問題,可以先問喝水狀況跟出汗情形,如果有異樣,加上其他症狀正常(比如大便也正常,但大便不正常就不要以水為主症,要考慮整體有沒有其他問題,可能小便是副症不主症,是被主症影響到的延伸症狀而已),那從水問題找處方。

因為處方很多,這時候要分六經八綱了。腎陽虛的真武湯(苓芍系列),心陽虛的苓桂系列,熱的石膏系列,下焦寒有細辛系列…..以上系列都有很多處方及加減,不一一列明了。

所以在辨六經八綱時,「切診」就很重要了。脈可知虛實寒熱及部位,望診也可以,腹診也可以,所以脈的運用,我比較偏向於用來確定。也就是如果病人主症在水飲,體格實,腹診也實,脈也實,那我會偏向於考慮五苓散(如果有熱可以是豬苓也可以是石膏,要看症狀,脈數也應該要有才會合到)。

這方式就是我一直講的交叉驗證。

像上次提到的小建中湯,我們講典型的小建中,病人沒別的問題,那麼脈一直要呈現有虛有熱的脈型。浮大有力但沉取弱遲(澀也是虛或寒的脈),或是沉小數……怎麼變化不重要,重要是脈要符合我診斷的「虛」「熱」之證。

又例如小柴胡,傷寒金匱大多只提弦脈,為什麼?我認為不是醫聖不懂脈,而是他對四診的運用,並沒有偏於何種(甚至我覺得望診他也講得不比脈少),我覺得他應該也明白這一點,因為小柴胡典型的不多,大多需要加減藥或合方,所以不會有必定的脈型(合方的脈就應該要兩種脈合一起了),因此只能說小柴胡有弦脈,太多就不好說了。

還有一個我覺得著重脈會有個問題,脈是客觀呈現的,咽乾有痰時寸上寸脈會有實(舉例假設實症好了),但經方是治本不治標的,看到寸上寸有實,那處方要開止咳化痰嗎?那就治標了。

古經方是要治本,是很講求整體觀,所以脈如果一部部去看,是也可以,但最後還是要跟症狀一樣,串得起來,能歸咎於同個問題,再依根本問題開方,這樣才能藥簡力專,而不是一症一藥或一症一方的方式。

我們看到四診(包含脈)裡的細節是好的,但不能過於鑽在裡面開方,從細節再走出整體才能治本而得速效,這也是我對醫聖古經方條辨的理解,供大家參考。

讀者迴響:

Irene Haung 想給醫師看診,但純粹是看美女的角度,醫師美的太犯規!

俏女巫的草藥秘方 謝謝,其實上班我很邋塌的

分享至:
Share

發表迴響

Share
Shar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