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眩還感冒?治標治本處方大不同!

突然想起一個在湖北讀書時期的醫案,順便給大家鑒別一下真武湯跟表症的不同。

病人是一位同班同學,班上很多都是去進修,已有一定實力的醫師。當時同學眩暈得厲害,多次上下課走路均要扶靠牆壁,當時因爲班上醫師很多,大家也都很熱心給病人開方,我也就不便出手或說些什麼了。

但事情過了也快一星期,幾乎每個人開的方子她都吃了,但仍然頭眩嚴重,甚至有一次,有位同學給她吃半夏升麻白朮湯,有取得一時之效,眩暈減輕,但她服後胃不舒服,我親眼看著那位同學跟她說:「頭暈有好就可以吃,沒有關係的,胃不舒服再吃xxx湯方就好。」

這種一個症狀好,又出現另一個症狀,然後不斷一個方蓋一個副作用的方式我不能認同。加上其實這位同學跟我蠻好的,既然大家都試了她都沒好,最後換我出手了。
(為什麼一開始沒幫她呢?我不是不幫,只是我是不主動開口要幫人的人,加上前輩多,我想我還是低調點就好,免得被長輩盯上就麻煩了)

詳細十問我忘了,不過望診還記得,腳水腫,夜尿,面色白,神情虛呆無神,說話宗氣虛弱,心動悸。最後開的是真武湯一付。

在湖北的校園離市區很遠,我們去抓了一付回來,第一劑頭暈即好大半,因為離回台灣的時間還有三天,最後再抓兩天份。服完眩暈全無,精神體力跟其他症狀都好很多。

剛才看到傷寒論太陽篇裡的真武湯原文讓我想起此事。我們先看以下條文:

「太阳病发汗,汗出不解,其人仍发热,心下悸,头眩,身瞤动,振振欲擗地者,真武汤主之。」

這條辨為什麼會這麼寫?因為「發熱,惡寒,汗出」是桂枝湯主症,但真武湯亦有此三症(正確來說真武湯不是惡寒,是畏寒),必須做鑒別以免誤診。所以特別提了,仲景醫師的意思大概是:「真武湯還有心悸,頭眩欲倒,肌肉跳動(事實上是水氣在四肢所成)等症喔!」(哈,醫聖說話變得好可愛)

再說得詳細點,真武湯會有小便不利(尿頻,尿急不能忍,尿痛,尿無力、夜尿…等都算),腳水腫,無頭痛及四肢酸疼,同樣精神體力差。

桂枝湯無水腫,有頭痛、四肢酸疼,無小便不利,無腳水腫,無心悸及頭眩,但同樣精神體力差。
(精神體力差其實是有差別的,但難以用文字描述,先略過)

真武湯是陰症,像這種病人要考慮他是腎陽虛體質,感冒時絕不是用桂枝湯,而是陽虛結合外邪所用的「麻黃附子(細辛/甘草)湯」才是最適合的。因為陽虛,表已不固,外邪會直入裡而成為裡症,淺表部無力抗衡,只能到裡症才有保衛兵出來抗戰;桂枝湯是陽氣仍在,在淺表部分仍有力抗邪,所以外邪進來會停在表,身體會在這第一道防線即抗衡。(但腎陽虛之人如果有服中藥調理,感冒慢慢就會變成停在表,所以沒有一定,還是要中虛為明的每一次都辨症)

所以洞悉病人的既有體質很重要,大多抓到體質分型,以後感冒或小病就更能有一劑知之效了。

PS: 對於半夏天麻白朮湯,如同我對後世方的感覺,我覺得比較是能治標的一個處方,如果你有幸遇到一個有人的問題這麼淺表單純,用這方一定可以收效,但切記,還是我強調那句話,一個對的處方,除了要所有症狀一起好以外,絕對不會引起別的不適,如果有別的不適或十問狀況反而更差(我稱之為副作用),那就是處方不夠正確,應該考慮換方而不是用一直加新的處方把副作用蓋過去。

讀者迴響:

Joyce Plpl 我也曾有真武湯證(大汗出後心悸心跳快,無力氣說話,動作,夜尿,水腫)
第ㄧ位醫生開給我的是炙甘草湯。但好像真武湯更對證。
另外,好像不少人被西醫判為自律神經失調者也有上述證狀(心悸頭暈夜尿無力等等)

俏女巫的草藥秘方 嗯,炙甘草湯不會有夜尿水腫等問題,的確比較像真武湯症。

Andre Shih 這樣說,所以真武湯也可以治發熱惡寒汗出少陰感冒對吧?麻附細湯的少陰感冒應該就是無汗嘍?

俏女巫的草藥秘方 其實可以省略掉感冒兩個字。畢竟感冒是西醫病名,拿掉感冒去看症狀辨症會比較準

俏女巫的草藥秘方 Andre Shih 如果說表症,真武湯的發熱惡寒汗出不是表症,出汗是炮附常見症,惡寒其實是畏寒,腎陽虛所致,發熱算是假熱,跟苓桂味甘相似,水氣在下氣血下不去可以在比較上部而有假性發熱

俏女巫的草藥秘方 Andre Shih 多看書多臨床自然會歸納清楚的

 

分享至:
Share

發表迴響

Share
Shar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