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經方中醫─古方派的神奇

很多人把經方中醫看成「當代一般的中醫」,實在差太多了。今天輕鬆的,來講點歷史故事。

經方派,又稱「古方派」,日本稱為「漢方」。為什麼稱為古方呢?因為經方古方的架構,是建基在最古早的中醫經典裡。而以現在能追溯,最最古早的中國醫學經典,大概就是《黃帝內經》-上古,《神農本草經》-上古,《傷寒論》-漢朝,《金匱要略》-漢朝。

其中《內經》與《本草經》的重要不用多說,一個是藥材最久遠的經典,一個是中醫內科生理學的經典。

到了東漢時,有一位我們當代稱為「中國醫聖」的偉人,他把上古及當時的經典整理成一本具體的,讓醫家能遵循裡面條文,辨證開方的偉大著作──《傷寒雜病論》,後世把它分為《傷寒論》與《金匱要略》。

可以想像,在漢唐朝以前,古方派,也就是經方派中醫,是當時「唯一」且「主流」的醫學。相當於現在主流的西醫,甚至比現在西醫更獨佔市場。(現在還是很多非主流醫學,西醫較比下不算獨佔了)

想想看現在的西醫,面臨都是什麼疾病?小從感冒,大到腎衰,心衰,癌症腫瘤……所以漢唐時的經方古方派,治的就是這些病,甚至更廣──各種疑難雜症。

後來金元明清,有推崇文人的年代,百家爭鳴,就像現在研究生很多,論文奇形怪狀什麼論點都有一樣,文人多大家就喜歡自成一派,於是張仲景還是最強醫聖,但是後來很多人,又「以他之名」另起新派了。於是有了「溫病派」,「補益派」……等。

溫病派又打著「南方無傷寒」的名號(意即南方較北方氣候溫暖,無傷於寒之症,自然沒有《傷寒論》可用之地),在中國南方快速發展,當今香港人喜歡的「涼茶」,就是這樣來的。
但這些派別最大的問題,在「慢慢調理」,也許他們不想走這路線,但臨床上被病人如此定義了。

後來到了「文化大革命」更不得了,當時中醫主流派已經換成「慢慢調理派」,而非「一劑知,二劑已」的古方派了,所以西醫的速效,在當時是個震撼彈,多少中醫師沒讀好傷寒金匱的,都推崇西醫了。

最後最後,真的要的形容的話,21世紀最最主流的中醫派,應該叫做【西中醫派】吧。(姑且讓我先這麼命名)

在漢唐朝或更古早前,只有古方的時候,古方有「一劑知,二劑已」神效之稱(是的,對感冒或輕症的確跟西藥一樣,甚至比西藥快速,且無副作用──但前題要開對處方)。應付雜病,別說漢唐,現代西醫搞不定的,最後都是中醫搞定(中醫不管哪一派,雜病都應該是強項)。

當代的【西中醫派】,我之所以覺得這名稱蠻適合,主要因為中醫的教育體系,就是這麼的灌輸給未來的中醫師,學校讀的一半是西醫,在那個只有古方派的漢唐朝,醫聖大概覺得莫名其妙,因為當時就是沒有西醫,沒有別的醫學,醫聖大概會想:「你只要把《傷寒雜病論》學好不就夠用了?」

然後現在的中醫系畢業生,出來不會開方的佔80%。讀了5年6年書,一個病人來處方不會開不是他們的錯,是教育的錯。證明這5-6年浪費了。

他們真正會用方,是跟老師實習,還有自己臨床。這個方式1-2年就會開方了。(所以我一直推崇,學中醫直接學臨床跟診就好,不懂回去翻書,這樣才學得快且有感覺,光讀書沒感覺的)

最可惜的,是給跟診的醫師們都是西中醫派,所以新一代中醫師也是看西醫名稱,看西醫報告,然後用的是中藥。
所以21世紀這中醫問題,如果中醫師自己不反省,大概也就只能被西醫看不起下去了。

而古方為什麼沒有被消滅呢?要知道,每個年代總是有有智慧的人啊!我們眼看歷代還推崇經方古方的,大都是理解了張仲景《傷寒》《金匱》後,突然憤發圖強,誓要把這好東西發揚開來的人。

可憐經方真的不好學,要有點天賦,腦袋靈光才行,所以傳得下來的人不多,相較學校一傳就一屆幾百人比起,古方的傳承影響力實在太小了。

很諷刺的是,經方古方在東瀛卻備受矚目。現今日本說的《漢方》,就是以張仲景兩本經典為主的經方古方,他們拿到這兩本聖經後,沒有像中國走偏,發展出別的中醫派別,反而是對張仲景兩本經典的處方加以運用在臨床,對古方處方的貢獻與研究,比我們中國都來得多。

日本漢方把古方發揮得淋漓盡致,現在在日本藥妝店,可以買到小柴胡湯,當歸芍藥散,芍藥甘草湯,葛根湯,桂枝湯……等顆粒沖劑(當然也有溫病的藥,同樣很好用的銀翹散,平胃散…等)。包裝的說明是一般人就能看懂,方便選購的說法。比如當歸芍藥散,包裝上有個圖,女生生理痛,雙手壓下腹,很不舒服的表情。(兩岸三地沒看過這樣包裝設計,更別說知道怎麼用?大家只知道經痛喝黑糖水吧)

一個曾經是唯一主流醫學,可以治療各項重症雜病的醫學,就這樣幾乎滅絕在中醫界,實在是很可惜的事。

這樣看完,大家大概有了概念。經方古方跟一般西中醫派開處方的差別蠻大的,如果有興趣多看部落格的一些用藥思路,會發現古經方治本為主的觀念跟一般見症即用藥的方式還有很大的差別。

 

下面是一些日本開架漢方藥的照片:供參考

分享至:
Share

發表迴響

Share
Shar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