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方辨症思考 (香港癲癇病人辨症)

經方辨症思考 (香港癲癇病人辨症)

經方古中醫真的是很神奇的醫學。

話說我那位香港癲癇病人,雖然看了4個月也沒再發作,西藥也停了,但她除了發作急性症狀外,慢性症狀一直好很慢(我的定義裡的慢),甚至有時候依然會有上衝瀕死感(再嚴重點就會發癲癇了)。

從我一直反省要重調處方以來,有一個明顯的症狀是從來沒有好過的,就是胃痛。

以西醫的角度當然不會管胃痛跟癲癇有什麼關係,但中醫是個整體,我一直認為一個好的處方不是只有把局部症狀減輕,局部症狀的減輕或消除,還有別的症狀存在的話,證明根本的那個身體的問題沒解決,也就是說A問題延伸了BCD,只有BC解決,A問題依然存在就會容易有覆發可能,所以我要做的是把A問題解決,延伸的BCD自然會好。

癲癇病人的柴胡症是確定的,脇下脹滿,但同時胃也常有脹滿疼痛感,以早上疼痛最明顯。小柴胡外我用過黃連湯,三黃瀉心湯,都有腹瀉而未見好轉,上週我在看醫案時突然想到,胃痛在經方裡,就是心下,這個地方不能局限在西醫(或我們現在說的胃),它也是”心”。

所以能不能是心痛胸痹的症?絕對是可以的。

病人在中焦以上明顯呈現實症,結合她發作時有的心悸,上衝感,瀕死感(桂枝症),我再問她平時有沒有胸口痛,一星期後她說有注意後發現會有些刺痛,加上她說以前發作前會有一股腥臭味(我推定為腥痰味?),痰多是更不用說了,她喉中痰在服藥4個月已經比以前好很多,但還是有。(什麼痰清那麼久沒清完,就知道我沒開好方了)。

於是我選用了枳實薤白桂枝湯(脇下逆搶心是主症),3付藥後,今天回覆胸口及胃痛比較明顯,但胸口已經沒以前那種很緊的感覺,鬆開許多,感覺很舒服,其他下次回診補充。
(如果是舒服很多但前幾付藥有痛感,那就是藥在把不通的地方強行通過,所以也算是一種短期排毒反應,但可以在服藥前幾付有這樣的反應,後面通了應該反而不再痛才對,所以還需要再觀察)

這個案例真的很值得我們學中醫的反省,之前一直往胃疼想,就是”胃相關”的處方,張仲景厲害就厲害在他不分臟器的部位,是以功能做區分,心痛在中醫裡,凡胸至心下皆屬心相關的範圍,而胸脇的柴胡類,說西醫或當代人的說法是肝脾部,但也常運用在的問題,例如之前提過的肺癌病人,西醫說是肺,經方方式診斷,就屬少陽,就是柴胡症了 (可你說柴胡是治什麼?肝脾嗎?還是肺?這個在經方裡不重要,重要的是對症)

所以經方難學,我常覺得我已經是很能捨西醫病名看診的人(一混西醫病名肯定更被病名或部位鎖死),但我也居然出現這次依”胃痛”選方的經驗,真的怪自己沒學好啊。

所以啊,我為什麼一直不是很推中西醫結合,因為張仲景的思路跟架構就不是用西醫那一套,甚至我們認為的臟器部位那一套,你硬要結合一起用,到最後只會變成跟西醫一樣頭痛治頭,腳痛治腳,而不是張醫聖的治療”根本”的方式了。

2016/8/23 後續狀況回報:

跟大家報告一下癲癇病人最新狀況,目前已把抗癲癇西藥全停,已4個月沒發作,而且連同發作前心悸上沖等感覺都沒有了,但痰仍有,所以本方繼續服用中以調理身體,鞏固療效,但癲癇問題已痊癒。病人來診前發作頻率約每月1-2次。

 

讀者回饋:

Syrup Wll 請問孔醫師~如果脇下是按壓才痛是不是還能包括在脇下逆搶心的範圍呢?

俏女巫的草藥秘方 脇下逆搶心不是以壓痛為主要診斷依據,所以只要有上衝感從脇部上衝,有沒有壓痛不是主要的,當然腹診可以先做記錄,但一定要結合更多的四診後,才能決定是不是就是脇下逆搶心了。

俏女巫的草藥秘方 腹診還是重要的,尤其腹診的硬軟度,可以稍判斷是虛是實症。
在用枳實薤白桂枝湯時,必須在這個心下是稍實的,才會有用到枳實栝蔞實等機會,再來薤白去心包的痰,所以痰症也必須是明顯的,其他就是桂枝的症了(內文有提不多說了)。
其實診斷很難的地方就在於,我們必須綜合各種症,有些症又必須捨掉,至於如果取捨,那就真的要臨床講解比較好說清楚了。

王勝毅 有人說是巫術…但我覺得根本就是外星醫術!

俏女巫的草藥秘方 上古時代流傳下來的東西,真的很神奇,我越是臨床體會越多,越覺得自己好像到了外太空一樣@@

Kevin Fan 臟腑虛擬化 (意即醫聖經方裡面治療不以現在臟器病名來稱謂)

Jing Liang Jian 有用過代赭旋覆花湯嘛?

俏女巫的草藥秘方 一開始是先用這個,胃不痛了,但比較治標不治本,所以後面就沒用了

Daniel Chen 中醫真的超神的。感冒自己試藥,藥若對證的話,入口幾分鐘內就有明顯的好轉。藥粉根本還沒進小腸吸收就好轉,所以我猜中藥是取其氣來治病

分享至:
Share

發表迴響

Share
Shar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