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方、溫病?__對中醫的有感而發

2016/5/15

最近一直在想下面的問題想到頭痛又壓力大,還是來寫一下好了,以下是約略分法,有些細節我還沒搞清楚張仲景在想什麼,搞清楚再來分享。
—————————————————————————

上次春季出現很多肝鬱肝虛患者,治療上算得心應手,但立夏後對於熱病患者的增加,心裡總是有種緊張不安。

要知道經方中醫源用古傳統經典”傷寒雜病論”為治療基礎。這本中國醫聖張仲景的書之所以在後世甚或當代沒被重視(其實學術上仍公認是是經典,但臨床上有幾個醫師會用??大家都在用後世方居多),主要因為後世多認為其著重在”傷寒”,也就是著重在寒症用溫法的治療,而對熱病涼法治的概念不足,所以有了後世的溫病派,形成一個與經方的傷寒派補足(對立?)的派別。

其實經方裡,應該說傷寒雜病論一書,真的有省略熱性病的治法嗎?答案是沒有。以下我簡略說明我的看法(沒什麼時間找資料,大部份是個人分析,因此目前沒醫家呼應的佐證)

傷寒雜病論分為”傷寒論(六經辨證)”及”金匱要略”二書,前者如我之前說的,以八綱辨證為中心診斷基礎,而以六經劃一圈,把人體體質分六階段,照理說是一個圓,所以應該所有人的問題都會在這個圈圈裡面,也就是可以歸於六經的某階段而用藥。而”金匱”,它是雜病,我會解釋為它接近局部疾病的問題,所以你可以在六經中處於陰陽平衡狀況(也就是不屬六經各階段),但可以出現金匱中的雜病,當然可以兩書中的情況同時出現。

依八綱(陰陽,表裡,虛實,寒熱),我們知道有”熱”,也要分”虛””實”,所以可以形成”實熱”,”虛熱”,接著可以分”裡實熱”,”裡虛熱”,”表實熱”,”表虛熱,變上四種可以再分陰陽。

回到經方治熱病的問題上,實熱可以是”陽(氣)實熱”,可以是”陰(血)實熱(八綱中的陰陽可以是指三陰三陽經,也可以指氣血),氣分實熱有石膏的白虎劑(經熱)及承氣的攻下劑(腑熱)為代表; 血分實熱有芩蓮系列為代表。

虛熱,其實包含溫病派說的”陰虛所生的熱”,以經方的八綱來說,不能叫陰虛,因為陰虛在經方比較常指陰氣虛的三陰病,這裡可以有”陽(氣)虛熱”的梔子方劑,及”陰(血)虛熱”的生地方劑為代表。

比較特別的,是生地方劑似乎多出現在金匱中,而且處方不多,對於後世治些小病來說,確實不怎麼好用(畢竟傷寒及金匱等同當時專治重病的西醫,,一般血分虛熱這樣的問題,像我最近口腔潰瘍,的確是個不痛不癢的病,用到傷寒金匱的方似乎太過,但真的沒方可用嗎?經方還是可以拎到對應方的)。

另一個在我研究中發現,後世都在用熟地多於生地,我真覺得後世醫家太不懂仲景醫聖的原意了。(這個問題從錢乙的六味地黃丸開始,後世把金匱裡的金匱腎氣丸的生地也改熟地,實在讓我很生氣,因為我發現我怎麼都買不到生地做的腎氣丸,而且腎氣丸不是生地根本效果差很多,大家在幹嘛!!!!)

也因此,後世的溫病方,像口腔潰瘍它的功效是不可否定的,但從中可以知道,溫病真的是針對治標為主,而經方,還是在一個根本體質問題中著手。

對一位醫者來說,治根是必須掌握的,而治標,也是必須兼顧的。但這標本之間,必須依病人當時的病情來做判斷。

所以說經方或傷寒派治不了熱病,那是太不了解張仲景的說法,經方可以說是中醫基礎中的基礎,最深的地基,你沒有好好學習經方,在標症上抗轉病人回診率會很高。而溫病也不是那麼不可取到需要忽視不學習,畢竟需要即時救標時,它有很好的功效。

所以長年來的古經方跟當代溫病之爭,其實真的不適用二分法,但如果還是溫病方熟於經方,還是建議多惡補一下經方。

分享至:
Share

發表迴響

Share
Shar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