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醫案談中西醫結合

中西醫結合這樣的方式,似乎是勢不可擋的趨勢,在清朝起,由於西洋文化漸漸流入中國,它的「治療速效」受得眾人認同,並讓清朝後的醫學,開始傾向於西醫發展,為結合固有中國文化,大家都開始喊出中西醫結合這樣的名詞。

 

對於我們學經方(傳統古)中醫的醫家來說,我能認同西醫有其便利的地方(我說便利,大概就是速效解決當前問題這一點),但對於西醫缺乏整體觀這一點,我是存疑的,如果要提到中西醫結合,我並不反對,但是如果你指的是傳純經方古中醫的方式,似乎是不可能談到結合了。以下先舉一個案例,我們再來深入探討。

 

病人女,年近75,西醫診斷為肺癌晚期,因無食欲無法進食而就診。2016/2來診時,顏面發黃發乾(屬陰黃氣色,臉上黃黃又像有一層灰一樣),體形瘦如皮包骨。一般我們聽到肺癌,心裡多少準備著「應該會咳嗽重且不能平躺」?結果病人一聲咳都沒有,吐痰或痰聲都沒有,問及平躺會否不適,反而是平躺舒服,側卧或站坐不適。當下我心想,肯定不是肺有問題。

 

詳問後得知腫瘤在左脇上部,乳房之下的地方已破口(傷口不小),左脇除了腫瘤破口的地方外,左脇靠腰部會有一塊不小的腫塊,可滑動且易觸得,但平時只要側卧或久坐時,這滑動的腫塊會有壓迫痛,只有平躺時不會壓迫不適。其他:走時易喘,平時兩脇苦滿重,夜尿2-3次,白天小便量少而黃,沒胃口,時噁心,口乾口苦重,手足冷,較怕冷,大便5-6天/次,難解且黏而不淨,時腹瀉,體力差,說話們是宗氣足,不像一位癌症晚期病人。脈弦數有力,舌紅不平整且無苔不乾。

 

看到這裡,以一位對經方古中醫有認知的朋友,應該都覺得這不是「肺」的問題,而是傷寒論裡的「少陽病」(真的要對應到西醫說的臟腑部位,就是肝脾問題了)。所以在處方上,我開的是小柴胡湯(其實當時是大柴胡與小柴胡在考慮,但考慮本身大便少可能也跟吃太少有關,加上病人太瘦弱,不像大柴胡的體格,先以疏通少陽為主,下一診看大便狀況考慮是否調整)。

因為病人胃口差到連藥都喝不下去,喝個幾口就想吐了,似乎也很難餵藥,加上第一天勉強喝一付藥(三碗水藥)後,晚上1-3點痛到不行,本來已經要痛到用嗎啡,服藥後的痛更是不能沒有嗎啡,似乎病人也不太想喝藥了。後續我還是解釋了這個是常見的排毒效果,因為效力在疏通兩脇肝脾之處,有堵塞的地方,尤其堅硬的腫瘤,藥力去攻到這地方一定會痛的,而家屬希望胃口開一事,其實就是因為兩脇腫大壓迫到胃,使得吃不下,或是吃一點就想吐,所以根本問題還是在把這兩脇的腫大,透過中藥疏通它,沒有堵塞了,就不會因為累積東西在裡面而腫大了。(不過病人似乎也是不願服藥?後來就沒有回來二診回診了。)

不過回來我們前面討論的問題,中西醫能不能結合呢?如果以西醫檢查協助,我是不反對的,比如糖尿病病人在服中藥後,血糖是否下降,以西醫測血糖的方式我並不反對(但我也不認為這是很重要作為診斷是否痊癒的參考值之一),但如果是透過西醫檢查來協助開立中藥處方,那真的會誤了大事。

畢竟中醫與西醫,在不同的架構下建立,邏輯本來就不同。西醫著重在視前淺表的診治,頭痛治頭,有腫瘤消腫瘤﹔而中醫的看法是整體性的,以上例來說,我們要把症狀都串起來,找出根本問題,並不在肺而在少陽肝脾之間。如果開中藥的方式是以西醫說的「肺癌」為主,中藥用一些清肺熱的藥,那我想效果比去化療還糟都不一定。

中醫還是有它的「八綱」與「六經」的辨症模式,如果發展中西醫結果,往往使得中醫的架構變得四不象,效果就更強差人意,這樣做更有損經方劑知之效,建議各位選擇治療方式前請三思而行。

 

讀者迴響:

Eliza Chu 可惜病到末期了,疼痛已經占了絕對上風,病人沒回診,怕是無望復原了

俏女巫的草藥秘方 我也是這麼覺得,不過這個我應該要再反省一下,未期真的難治,但當醫師怎麼能讓他們感覺更好一些

分享至:
Share

發表迴響

Share
Shar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