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柴胡之臨床實際症狀與運用(一)

以下是小柴胡之我見分享(一),有錯字麻煩提醒我,我每次打文都打太快,而且我是真的忙到沒時間校正,嗚

————————————————

【小柴胡之臨床實際症狀與運用(一)】

最近因為很多肺的疾病,或咳或喘,都有用到小柴胡湯的機會,特別想分享一下運用心得。

最近有幾位支氣管炎甚至肺癌的病人來診,大多沒有強烈咳喘,或是「但坐不得卧」,而用小柴胡湯都有明顯療效。
畢竟這都是西醫所謂肺部疾病,為什麼中醫卻用一個著重在肝脾少陽的處方,在方中並沒有真正治肺的中藥卻能有如此功效?追根究底是因為這個小柴胡湯主「疏通少陽」。他適應症其實很廣,反過來說,也就是病在少陽時(少陽病代表方為小柴胡湯),它所影響的範圍及可能性很廣,這一點我們不難從原文發現:

「傷寒」五六日,「中風」,往來寒熱,胸脅苦滿,默默不飲食,心煩喜嘔,或胸中煩而不嘔,或渴,或腹中痛,或脅下痞硬,或心下悸,小便不利,或不渴,身有微熱,或咳者,「小柴胡湯」主之。

有「或」字的部份,都是或然症,也就是有可能伴隨的症狀。如「胸中煩、腹中痛、脅下痞硬,心下悸,小便不利,身有微熱,咳」,這些是可能出現或可能沒有的狀況:以下稱「或然症」)。而小柴胡的主要必備的症狀呢?小柴胡湯要用時,必備症狀是「胸脅苦滿、食不下、噁心,忽冷忽熱」

(以白話翻譯的說話,以下統稱「必然症」)。

必然症中,又以胸脅苦滿為主症。臨床上病人自覺兩脇下或上「或痛或脹或悶或刺」,而範圍除了脇下,常延至兩側腰部,後背,肩膀等,不需兩側均有,任一側有胸脅苦滿就可以診斷為柴胡症了。(輕微的「胸脅苦滿」只有腹診時查出,腹診中的壓痛或叩診異常音亦可算是。)

其他三項必然症中,大多俱備,但亦不一定全備的。

比如「食不下」,胃口差的問題通常是因為肝脾腫大壓到胃,才會出現這樣的症狀,但也有不向左右腫起,向上腫時壓到肺就容易出現喘咳的症狀。

「噁心」依病人嚴重程度,有時只是輕微的刷牙時噁心,或是暈車才出現,臨床上可以再仔細詢問。

「往來寒熱」一般口語一點就是忽冷忽熱,臨床上常見是怕冷後穿多又熱而出汗,睡覺時怕冷,被子蓋厚又會半夜踢被覺得熱等等,總之就是對溫度特別敏感不適應。 (大家有發現嗎? 這段是小兒常見狀況,所以幼兒看診多半以「柴胡體質」居多,使用小柴胡通常很具效果)

比較要注意的,是「胸脅苦滿」的解釋。大多人要著重在「脅」而忽略了「胸」這部位,脅是我們現在說的兩脇,比較容易可以透過按壓兩脇骨下邊緣處而確診,但有時並非脇下可查出,而是在脇骨內,甚至「胸」的地方有苦滿(即脹痛悶)的感覺,所以問診時,即便病人說不出前胸苦滿,通常可以透過肩背單側苦滿而懷疑為柴胡症,再配合有「食不下,往來寒熱,噁心」感,才比較能確定。

(待續)

 

分享至:
Share

發表迴響

Share
Shar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