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更有效的醫療方式”

(以下直接檢討目前中醫之所以衰弱的問題,無心筆戰,但我想的確很值得反省)

最近多了很多新診,大都是患者介紹來的,而且有些患者似乎一家幾口看完後,又會拉爸媽及兄弟姊妹來,最近還有叔叔輩的來,似乎越來越廣,原因無他,因為療效。

據病人說,他們都是看過”各大名老中醫,西醫國內權威”,尤其今天病人問到我一個問題,讓我一直思索著,到底為什麼我一個年紀那麼輕的中醫師可以治好那麼多各大名醫治不好的病。

今天上海男病人,先是他跟太太女兒來,其實三位的狀況都有一劑知之效,帶家人來不奇怪,在他媽媽看診時,他也跟進來,媽媽似乎對我這麼年輕的樣子皺了眉。

這時兒子說: 你別以為都老中醫才有用,我吃了孔醫師的藥,隔天就可以睡覺了。而且我在上海什麼老中醫名西醫沒看過,都開西藥沒好過啊。(兒子是焦慮症,3-5年沒有一天可以睡好,腦袋永遠在不自覺想事情)

我只是笑了一笑繼續摸脈。

媽媽說: 我這病很難治的,看過好多老中醫都還是這樣,20年有了,最近更嚴重了。

兒子說: 放心,孔醫師不一樣。(轉頭問我)對了,為什麼我看那麼多醫師都沒好呢?很多都是很有名的醫師啊!

這問題我真頓了一下,想了一下我只回答說: 經方的傳承不好學吧。

但這個問題,我在回家的路上反覆思考著。假設我智商在平均數值,依我這樣一個”真正”臨床不到一年的醫師 (以前幫家人朋友看了幾年先不算),為什麼療效比多年經驗甚至老醫師好呢?

第一個我想到的,的確因為我用的時”經方”這樣一個傳統中醫學。但問題再深想一下,我想起一些細節問題,我想起平時病人拿著以前醫師開的方給我看,我似乎有點頭緒了。

舉個例子,一位女病人(啊,她的醫案還沒空寫><),60多歲了,看病跑去北京上海過,最後由上海一位醫師介紹來(巧的是她家住深圳來診很方便),主述胸脇苦滿,全身酸疼,無力易倦,提點東西走走路都不行,小便頻急,殘尿感,夜尿多,腰膝酸痛且軟,幾乎是腰動不了,頸椎左右轉也不行。

藥方我真的忘了,但最記得有柴胡,補腎藥,牛膝……。這是什麼思路呢?柴胡對付胸脇苦滿,腰膝酸軟痛用補腎藥,尿頻急的小便問題用尿小便的藥如車前子……。

這樣的思路有非常大的問題,但正是現在中醫學院教育體系出來的開方方式。其實跟西醫的微觀方式沒兩樣,看什麼症用什麼藥。不是說中醫是個整體嗎?整體觀要怎麼體現呢?我來分享一下我的看診思路。

首先,病人最後是用小柴胡合當歸芍藥散,目前體力從原來不太能動,現在已正常,這星期小孩看她身體好還要帶她去旅行了。

這方怎麼開的? 胸脇苦滿,一定是柴胡系了,這個少陽病除了胸脇苦滿會不會影響小便不利,會的。常見還會造成胸悶短氣,胃口不好,肩酸背疼(這些病人都有),我的思路是,胸悶短氣想像是因為肝脾腫大壓迫到胸,而使得吸氣空間小才會出現的問題,因此不需要另加行氣藥,只需要用小柴胡疏通少陽。小便是什麼問題呢?病人大便3-5天一行,細問得知有腹痛,而且腹軟,因此可知時虛症的便秘,加上腹痛,肯定白芍要重用,加上小便不利及體虛,當歸芍藥散適合不過。

那腰膝酸軟要治嗎?不用,因為肝血不足造成腹部筋緊而影響大便蠕動,所以大便一定有縮便,大腸有實症80%因為壓迫到腰部神經都會腰酸痛,又因為大腸有實外加下焦筋緊,,氣血難以下達腳部,而容易膝酸無力,雙腿冷無力,抽筋,反正下肢循環不好而出現的症都有可能發生,所以你補腎沒用,你開牛膝,伸筋草,都只得暫緩效果。

張仲景的原意,如果大家看看小柴胡湯的條辯,很多或然症,或渴或不渴或悸或小便不利……意思是胸脇苦滿這症,他容易影響其他症狀出現,但只要用小柴胡湯疏通胸脇就可以一起好了,這個原意是要看整體,把症狀盡量串在一起,找出最根本的問題。

所以臨床上用這樣的思考方式,大多病人一個方的加減,最多兩個合方,所有症全好,但問題在於,你如何把症串在同個問題上,而不是看到一個症看一個藥,這就是西醫的微觀看診方式。(相信我,要把問題根治是不可能的,但得一時之效還可以,就跟西藥一樣嘛)

多舉個例子,上面焦慮症的男病人,主述心慌嚴重,每個晚上睡不著,思緒多,手腳冷,第一次開了桂枝湯去白芍(桂枝20克),雖然睡好了,第二診發現他有嚴重的情緒問題,小柴胡加桂枝茯苓(有胸脇苦滿,腹振水音,小便不利),三診是今天,今天回診覺得好了很多,睡覺品質不錯,但就還是很會想事情,問我中藥有沒有亢焦慮的藥,我故意跟他多聊天,確定他可以加龍牡,這一診是開柴胡加龍牡湯。

幾乎很多中醫都聽到失眠焦慮開收斂安神藥,經方為什麼沒這些藥??因為這是很治標的方法(好啦,其實龍牡也算是經方的收斂藥),通常我不會把睡不好看成是一個主症,從副症上看,的確很多時候,光是熱上沖就會睡不好,有多少症是熱在上的,我想有80%以上吧(正常健康是下熱上涼,光上熱就是不正常了,當然睡不好的可能性太廣了),所以最後一定要回到整體。

體質問題,通常只有一個,試著把問題都串在一起,放棄一個症開一種藥的方式,你會發現,你更接近仲景醫聖了。

(抱歉,其實還有很多例子想舉,不過真是說來話長,希望大家有聽懂我的意思,把思路變整體化,提高中醫的療效,謝謝。)

補充說明:小柴胡湯條辯:
「傷寒」五六日,「中風」,往來寒熱,胸脅苦滿,默默不飲食,心煩喜嘔,或胸中煩而不嘔,或渴,或腹中痛,或脅下痞硬,或心下悸,小便不利,或不渴,身有微熱,或咳者,「小柴胡湯」主之。

延伸閱讀:

讀者迴響:

Kevin Fan 我最愛的醫案,朱木通中醫臨床二十五年、譚述渠南遊醫案、俏女巫的草藥秘方

俏女巫的草藥秘方 朱木通這本書是我的啟蒙書耶,我也很喜歡,到現在久不久還是要翻一下,我也希望能出一本這樣的書,只有四診資料,沒有西醫驗查資料(說真的我最近寫醫案太忙有點懶,病歷上我都四診都記得很清楚,就是寫的時候不重要的會不寫,現在想想應該都要寫才對,幫助大家了解思路啊!)  不過最近的確想找個人來整理醫案,本來想找個聽打就好,但想想好像找有中醫基礎的好,唉,而且真的太忙了我最近病人一走整個趴下,等狀況好一點一定要解決這問題了。

俏女巫的草藥秘方 希望研讀經方的朋友可以多參考,我是希望普及經方,這樣才不會有病人沒找到好醫生的問題啊!

俏女巫的草藥秘方 我有幾十年計劃,希望以後有機會讓經方普及化是真的。
其實我同門裡很多很優秀的,但都去大陸發展了,台灣中醫師門檻太高,都要台灣本科,我不想再讀一次了,而且學校的東西對臨床一點幫助都沒有才是重點,唉

俏女巫的草藥秘方 哈哈,要普及要靠我們下一代了,把小孩都推去學中醫最好,哈,我希望以後可以開一間中醫小學,從小的衛教從中醫開始,耶

王伯川 中醫就是巫術! 俏女巫發揮的非常令人欽佩! 就是愛經方!!!

俏女巫的草藥秘方 還是要靠各位同好一起加油啦!真希望經方可以普及,才是真正提高醫療療效的方法,造福世人。

不過我還有很多地方沒學好,還需要更多臨床,至少近5年我只打算專心臨床,磨醫術很重要,希望更多新挑戰啊!

分享至:
Share

發表迴響

Share
Shar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