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痛暈眩伴呼吸困難,經方一劑知醫案-完治篇】

前文提要:
男病人,年約40,主述常頭暈發作,而差點無意識的昏倒,伴有呼吸困難、左心胸部脹痛而堵塞的感覺,緊張是特別明顯,並長咳灰痰,咳痰後呼吸較好,嗅覺差,噁心。平時眼及臉易發熱(望診可知有常口喝酒的習慣),睡淺,背重物時肩不適。

初診以枳實栝蔞桂枝湯合葛芩蓮湯7付,回診自述第一付藥即有明顯效果,7付藥後胸脹痛好了5成,不但發作率不高了,噁心沒有了、暈眩、呼吸困難均好很多。肩緊好轉,體力及睡眠都大有改善,唯臉部及眼目發熱問題仍有,固以原方調整,再開7付藥,觀察服後症狀。

再後續的回診中,胸痛持續的減輕,發作頻率也不高,由於眼目及臉發熱感並沒有因為加了葛芩蓮湯而明顯減緩,於是另外開立大黃黃蓮瀉心湯,以這兩味藥泡茶沖服,自從另開了大黃黃蓮瀉心湯,眼臉發熱也減輕很多。大便也變得成形而順暢,多汗的問題也變回正常,淺眠的問題也改善很多。

一直到1月底為止,病人後面都比較是原方續藥,最後一次回診是1月底,病人的胸痛基本是沒再出現了,眼目發燙還剩一點(因為原開的瀉心湯劑量,病人說太苦喝不下去,所以他自行減半,效果自然會比較慢點,但確定的是方向是對的,這樣基本沒有問題了),睡眠及大便都很好,人也不再易倦,白天變得精神體力都很好。這一次病人的回診中,有特別語重心長的謝謝我,我最後還是跟他說,請他再持續服一個短時間鞏固療效即可。

這一例從初診到最後一次回診,歷時不到兩個月,不僅把他多年的胸痛治好,連同其他大便及睡眠問題一併解決,主要是因為經方還是在根本的體質調為主,才會有一出手就各症俱癒之效。另外這位病人也算是我運氣好吧,他的症算是明顯,而且說出都是主症,比較常遇到的是病人說出來的症狀,或是較為在意的症狀,常常在體質的辨症上不是最主要的主症,也就是說,大多是從根本問題延伸出來的副症問題,如果隨著病人說出什麼症就開什麼藥,往往效果只能起到治標,根本問題就處理不好,對於中醫的著重整體的觀念來說,也是不完善的。

所以我說運氣好啊,是因為初診就能開出如此適合的處方,但大多的情況,醫生可能需要病人幾次的回診,對病人的體質根本幾次的摸索後,才能開出完善的處方(如同另一位再生障礙貧血的病人,一直到最近我才發現她根本問題在一個一直不把它當一回事的腸胃部份,主要也是因為這個腸胃問題呈現亞健康狀態,並沒有迫切症狀或是病,像這樣的病人還是比較多的,也因此往往醫者需要一些幾次的回診,隨著對病人體質了解的越來越深,最後才能找出根本問題)。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