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會被神化,真不是沒道理啊!

這位正是44歲婚後一直不孕而最近懷上的病人,懷孕前一個月一劑知的醫案**

今天病人的回診讓我明白到,我們中醫雖不著象的,可能讓很多人認為不科學,可是在效果上,這種不著眼在「形」的方式,卻有超乎預料的療效。

病人女,40來歲,身材中等偏豐腴,是一位很會胡思亂想及極度容易焦慮的人(從小個性如此,非生理影響心理),這種病人可想而知,體質絕對不好的。
主要問題是多年不孕,看過國內各大中醫仍未有預期效果,懷孕一事因為太多年了,似乎也看淡了,主要希望把身體給調理好。

主訴症狀:心悸心慌易驚,睡眠差,肝區做穿刺後不定期隱痛,時連及背也痛,尿頻,胃易脹胃口差,手足涼,時噁心,其他一切正常。

前面以柴胡劑為主,除肝區痛仍會發作外,其他大致沒有出現,除非晚上又胡思亂想想到睡不好,隔天又會尿頻心慌,不然平時都已可一覺到天亮。

其實對於這位病人的問題,我心裡也一直覺得,雖然有進步,病人也滿意的,但總覺得沒有開出心裡很滿意,可以中藥下去全好的方子。但也因為這次回來,大部份問題都好了,只剩肝區隱痛的問題,她在這次回診的描述就更詳細了:「心窩偏右脇下這位子還是會偶爾隱痛,而且很奇怪,好像中間有一條線穿到背去的痛……」

我突然就想到,啊!是金匱裡的胸痹心痛啊!於是我以「心痛徹背,背痛徹心」為主症,開了栝蔞薤白白酒湯5付,今天回診病人回覆:「這個藥下去後,這個肝區隱痛比以前至少好一半以上了,而且以前平躺會有點心慌感,現在也不會了。其實第一付藥的第一碗就很有感覺了。」

聽到這消息,突然覺得中醫真的是很神奇的一種醫學。胸痹心痛不是大都以「心」為主嗎?這病人指的位置一直覺得像膽,加上又跟情志比較相關,又有婦科問題,一直往肝膽方向著手,柴胡症的確俱備,但卻在臨門一腳時用了一個萬萬沒想到的處方,效果卻有立竿見影之效。

這讓我反省了自己,的確還會有西醫那種「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東西」的觀念。

中醫是個整體,眼睛看到是肝膽區出問題,並不代表問題根本出來這地方,或是從這個方向去治療比較快。以這例子來說,這的確也算是一種胸脇苦滿,用柴胡系是有幫助的,但是更高招的方式還是「有是症,用是藥」的方式,會用了,的確就是有一劑知的效果。

那麼為什麼醫聖張仲景知道「以症為主而不著相」才是最有效的方法呢?這真的是我內心的一個大問號,只能驚嘆經方古中醫的神奇了。

補充:以上是11月寫的醫案了,但臨床真的一個月一個月在進步,雖然這方子效果很好,但其實現在回想她8月初診時,應該用「柴胡桂枝乾薑湯」,應該就不用搞到現在了。

 

讀者迴響:
許淑慧 我最近也讓長年有心血管疾病的家人因”心痛徹背背痛徹心”用了栝蔞薤白白酒湯,已經有初步效果。謝謝妳的分享!

分享至:
Share

發表迴響

Share
Shar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