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年胸悶伴噁心醫案分析

文:女巫醫師

這位病人的初診,其實我就很有把握了,特別想提出來,是因為他去看過好幾位不同的中醫,可是卻開不出這麼簡單的處方,是為什麼呢?

因為我發現,很多中醫師容易被病名或病人的主症狀給綁住了,思考太淺,因此拿出來給大家做個分析。

男,46歲
主訴累時胸悶,伴隨噁心難受,一個月1-2次。
從病人初診坐下來,一定要細觀氣色。病人體格壯碩,白髮多,面色正常,唯細看發覺鼻上稍白。
問診:怕風怕冷,不易出汗,晨起有咳嗽有痰,黏白痰,咽痛,體力差,大便每日行稍軟,睡易醒,不渴喜熱。

看到這裡8成可以斷定為長年表裡俱寒的小青龍湯症,心想這應該是經方醫者均能確診,為何以前的醫師沒開出來呢?

於是看一下曾服的中藥處方中,有以心痹為主症的栝蔞薤白桂枝湯加減處方,心裡突然明白了。

其實在辨症時,不能一昧的以病人主訴症為主症去考量,體質非常重要,一樣口喝,小便不利,可以是豬苓湯(熱症用),也可以是腎氣丸(寒症用),幾乎症狀主訴不會有太大差別,但是卻是兩個不同方向的處方。

如何把握呢?要在望診上下功夫。

栝蔞薤白用於心包有痰,小青龍是肺寒有痰,症狀相似,但心包有痰的病人,因為心之病,面色應虛晚(累時易泛紅),肺寒則為面色泛白。

汗不多可以看成心陽不足,也可以看成肺寒,所以臨床下來,我覺得確診要正確,這些細節都是得考量的。

很多人說,大醫不傳之密在劑量,我想臨床真的還太少了,我反而會說,中醫不傳之密,在望診。

所以為什麼《黃帝內經》說:『一望而知,謂之神。』

P.S: 其實切診也可以確定,所以就算再確定,最後一定要再切脈看是不是自己所想的。(以前倪師在生也說過這句話,自己心裡也就更明白了)
後記:

俏女巫的草藥秘方 我也有開錯處方的時候啊,昨天開錯處方害我一直覺得自己太不小心了。
以後就知道,那種一進來看一下臉處方就出來的直覺,更要小心><

分享至:
Share

發表迴響

Share
Shar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