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開方心得**

這篇純粹跟學中醫的同好分享。

最近在看朱木通的*中醫臨床25年**,實在是太太太好看了,害我看到茶飯不思,連吃飯帶小孩心裡都很想拿出來看。(女巫是怪人,人家都在追韓劇,我都是追韓劇的心情追醫書,不知道的還會說句孔醫師真勤奮,其實是真的覺得太好看了,可是我看書真的太慢,邊看邊查原文,又要drop notes一下,看完還要再看,看到台詞能倒背最好,如果朱木通再世還想去找他簽名咧!)

P.S.: 我其實很想去北京找郝萬山簽名耶,偶像!

回到正題,看朱木通用經方,很多一劑知的例子,全書200多例,他開處方都是照傷寒金匱原文做支持,不太加減來開方,一劑沒效,立刻重整思路,重新開新處方。

相信我們當醫師都很佩服,但佩服之餘,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這書很多人掀過,但為什麼我們開方的思路,不太會因為看了而有所改變?甚至一劑知對中醫師來說,還是如此遙不可及?

說說我個人的體會,看完後我也就立刻想學他了,結果病人來,四診完後,內心有A&B兩方,寫了A方,4味藥,嗯……要送出去前,想啊想,有點不保險,會不會不對?才4味藥,加B方才8味,加上去也行啊!(女巫處方都不太超過10味藥,最多最多15味藥以內)

下診時我突然覺得,我這樣是能成大醫的想法嗎?也許真的A沒十分把握,可是兩方一起開,我永遠就只會停在這個程度了。再仔細想,為什麼我沒十分把握?其實是我對這單方的適應症還不甚了解(不是只有適應症,有時候抓病機效果很好,但病機是需要病人有正確陳述,有時候的確很難滿意啊!)

於是回到我剛剛的問題,自問我在中醫上是個高要求的人,如果我都會這麼想,這也就是為什麼很多長輩們掀過這本書的,依然開出20幾味藥的處方。我想可怕的,是根深蒂固的想法。

當我們有自己一套開處方的模式,我們有把握在這方式中對病人服藥一星期後的狀況有把握(即便是一星期內心知道只會有小進步而不會有一劑知的準備),但至少,效果我是知道的,心裡上對處方有安全感。

當我們有根深蒂固的開方思路後,處方開得反而不活了,試藥的膽子也小了,尤其是重症的,內心害怕沒好就算,會不會有反效果?(不是處方真的會有反效果,其實都是內心的恐懼而已,不然人家朱木通為什麼可以一劑知,二劑止?)

於是我得到一個答案,開處方時,要克服恐懼,要大膽嚐試,要中虛為明

以上報告,希望中醫同好能一起進步,幫助更多的人,發揚一劑知好醫學,共勉之。

附圖: 87歲高齡的外婆,工作回香港住時,每天還可以幫我洗衣服做飯做便當(還每天有靚湯),只能說,當回孩子的感覺真好啊!(根本不會想念PTQ,因為回台灣我又變回女兒奴了,唉)

讀者迴響:

Kevin Fan 譚述渠南遊醫案也很讚

俏女巫的草藥秘方 謝謝分享,立刻買了,哈

分享至:
Share

發表迴響

Share
Shar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