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韩都在推中药了,我们还在吃副作用?

刚从立山黑部之旅回来,因这些年日本人也开始发现西药的问题,对(中医)汉方的用药开始流行,于是我在药妆店看到这些开架在卖的汉方。

我当下真的惊讶,包装不说,但他们的分类和适应症写得很好。像图中有一包其实是猪苓汤(左下有小小写),但它大大的字写”残尿感,尿痛,尿涩”(我不会日文,但还算写得清楚吧?)

今天如果是台湾人,突然小便小不出来,尿道口有点痛,大概就急诊一下了吧,可是之前有看女巫分享的话,还记得有一天女巫婆婆一样小便小不出来,女巫赶去开了猪苓汤,吃一次后,小便就顺了,后来让婆婆再吃一天,反正从开始吃小便就好了,顺且不痛,原本堵在输尿管的浊物也从小便出。

今天婆婆因为媳妇是中医,虽然免于挂急诊但还要痛上一阵子,可是其他台湾人呢?而日本人呢?他们楼下药妆店就买到了。
以上的小便问题其实是发炎的前期,没处理好就真的发炎了(发炎出现的可能多了血尿灼热感等等,图中在猪苓汤旁的汉方适用)。还有晕眩(图中苓桂术甘汤),是很初期的症状,可能因为这阵子喝水太快,休息不够,突然平时不晕,却突然晕了,就可以用来去水湿。
吃汉方(中药处方)最大的好处,是治根。如果一开始晕眩就吃苓桂术甘汤,水去掉就好,不会有副作用,也不会因为水湿还在,久积成其他病(久会引起高血压等)。

如果晕眩初期去看西医呢?也许检查一大堆说没病,好吧,水湿积在体内,等有天出大病了。

而且另一点日本开架汉方的优点,是适应症写得准确。一个症通常会有不同症型,不同症型要用不同处方(比如头痛,可以太阳头痛,可以阳明头痛,可以少阳头痛……),这种不好归纳的他们宁愿不出,只出症型只有一种,最多2种,让一般人也会分辨的。(例如图中看到高血压晕眩就有两种,但像糖尿痛,对到中医的方式是有很多不同症型,怕你不会分辨干脆不出,请自行看中医开方)

旅游时女巫只有带针,没带备用药,一直拉车屁股第一天就坐酸了,第二天开始脚就有点空虚感,虽没抽筋也没到麻,但到后几天坐车一小时就坐不住一直想站起来,觉得气血下不了脚底的感觉,所以女巫买了他们的汉方–芍药甘草汤。

图中有看到的芍药甘草汤是主治脚抽筋,在中医医师里应该是每个人都知道的好处方,也是脚抽筋最常用到的处方。再想想如果在台湾大家脚抽筋用什么方法?而日本呢?

芍药是柔肝血,让下肢血循环血收回肝脏(再到心脏),筋急是肝血不足,所以用芍药把下肢循环推一把,循环快了自然血可以回肝,筋就不紧了。

而女巫试药结果,里面12包颗粒状,建议用药是一天3包分3次,这种剂量因为要给一般不懂医的人吃,都会比较少一点,因为女巫学医比较清楚是适合的,所以我都一次两包(就是没耐性啊!)

吃第一次(2包),屁股还是酸,但脚就不空了,回台后还有吃,下肢循环不会有不适感,觉得真不错。(而且不得不称赞他们的颗粒真的做得比台湾的科中好,一般科中是粉,入口易黏牙,他们是很细小的颗粒,从放到嘴巴到喝水冲服吞下,还没有完全溶成粉,所以不会黏,至少对于不爱药粉味道的人来说是个大优点,我想也是日本人很注重细节的地方,值得学习)

加上很多人去日本就知道,他们对药的制作是很严谨的,比起台湾的药算是可以放十万分心了。

下次去日本旅游,大家也可以买些备在家里喔!

BTW, 不得不说,台湾人真的很可怜,美国日本韩国等的先进国家都抢著发展中医,我们还在崇洋媚外,唉,台湾的医学觉知力有待提升啊!
读者回响:

兜兜麻 请问若下半身血液循环不好,吃芍药甘草药可以改善?谢谢

俏女巫的草药秘方 兜兜麻,芍药甘草汤其实就只有两味药–芍药+甘草,甘草是和缓用药,主要是芍药这味药。所以不管病人来是什么病,如果有下肢循环问题(要确定只有下肢而不是全身性才可以用,不然要用别的),一般都会加芍药,除了上面说的,像静脉曲张,静脉瘤也会加。

所以通常是在主方上加减药的用法,但如果你身体都很健康,只有偶尔有因环境和短期习惯不良造成的问题,就可以直接用了。不过下肢循环还会看寒热,比较常看到下焦寒的,热下不到脚也会循环慢,那就要加一点温阳药,像炮附等等。总体来说,要吃也要确定好只有这些适应症,没有别的才可以吃喔!如果问题多还是建议看医生啦

Jocelyn S Chou Jennie Chou这个不错耶好像可以备在家里~

陈小乔 台湾的西医这几年论文研究早就开始往科学化中医再走,中医缺少的统计学,台湾有再补充这块。因为我朋友在慈济做这方面的临床研究,有跟我聊到他们跟其他教学医院竞争拿经费XD 问题是卫福部主持下的健保对中医不友善外,也造成西医这几年技术的降低

俏女巫的草药秘方 恕我直言,美国西医老早也研究中医,但西医的方式很难研究出什么东西来。你想,以一个黄莲好了,对西医来说不只有黄莲素,还有很多成分,一个成分西医还分析得出来,多个成分的复合效果已经让研究增加不少困难度,何况是一个处方?再加上每味药的剂量变化……基本上要用西医那套对中医研究出个成果真的很有限啊。我知道西医也发现这问题,当然也发现西医的微观有问题,美国其实也在推个人化医学了。

陈小乔 草药要去查德国,欧洲中世纪很早就有以草药入生活得概念,文化一直存在,美国我记得是走针灸神经学研究比较强,澳洲是推拿这块,五年前老师跟几位朋友给的资讯是这样

俏女巫的草药秘方 是啊,美国的经络研究倒是不错,针灸也发展得好。其实中药外都好研究,中药要化学研究?那就没办法了

陈小乔 中医别老是拿哪套来讲,西医人家玩的是,把所有成份分类,用不同排列组合去比较,他们的概念是,您非洲如果去找不到中药治病时,是否可以有不同的路可以走? 我就更不说,现在中药成份跟疗效早就跟过去大有不同了(污染)路很长难走,不代表就不走。西方医学就是这样子走过来的

俏女巫的草药秘方 不是啦,我意思是,西医的概念跟中医是完全不同的东西,硬要用西医方式研究中医,研究不出中医的精髓来。相反,用中医方式去先西医也是没办法,怎么把西药分阴阳?分寒热?分出西医也会笑你不懂啊!所以这是两个不同的东西,我是不认为西医用西医那套研究中医会有好发展,倒不如直接用中医的概念学中医才可以学到精髓啊。

发表回响

%d 位部落客按了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