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韓都在推中藥了,我們還在吃副作用?

剛從立山黑部之旅回來,因這些年日本人也開始發現西藥的問題,對(中醫)漢方的用藥開始流行,於是我在藥妝店看到這些開架在賣的漢方。

我當下真的驚訝,包裝不說,但他們的分類和適應症寫得很好。像圖中有一包其實是豬苓湯(左下有小小寫),但它大大的字寫”殘尿感,尿痛,尿澀”(我不會日文,但還算寫得清楚吧?)

今天如果是台灣人,突然小便小不出來,尿道口有點痛,大概就急診一下了吧,可是之前有看女巫分享的話,還記得有一天女巫婆婆一樣小便小不出來,女巫趕去開了豬苓湯,吃一次後,小便就順了,後來讓婆婆再吃一天,反正從開始吃小便就好了,順且不痛,原本堵在輸尿管的濁物也從小便出。

今天婆婆因為媳婦是中醫,雖然免於掛急診但還要痛上一陣子,可是其他台灣人呢?而日本人呢?他們樓下藥妝店就買到了。
以上的小便問題其實是發炎的前期,沒處理好就真的發炎了(發炎出現的可能多了血尿灼熱感等等,圖中在豬苓湯旁的漢方適用)。還有暈眩(圖中苓桂朮甘湯),是很初期的症狀,可能因為這陣子喝水太快,休息不夠,突然平時不暈,卻突然暈了,就可以用來去水濕。
吃漢方(中藥處方)最大的好處,是治根。如果一開始暈眩就吃苓桂朮甘湯,水去掉就好,不會有副作用,也不會因為水濕還在,久積成其他病(久會引起高血壓等)。

如果暈眩初期去看西醫呢?也許檢查一大堆說沒病,好吧,水濕積在體內,等有天出大病了。

而且另一點日本開架漢方的優點,是適應症寫得準確。一個症通常會有不同症型,不同症型要用不同處方(比如頭痛,可以太陽頭痛,可以陽明頭痛,可以少陽頭痛……),這種不好歸納的他們寧願不出,只出症型只有一種,最多2種,讓一般人也會分辨的。(例如圖中看到高血壓暈眩就有兩種,但像糖尿痛,對到中醫的方式是有很多不同症型,怕你不會分辨乾脆不出,請自行看中醫開方)

旅遊時女巫只有帶針,沒帶備用藥,一直拉車屁股第一天就坐酸了,第二天開始腳就有點空虛感,雖沒抽筋也沒到麻,但到後幾天坐車一小時就坐不住一直想站起來,覺得氣血下不了腳底的感覺,所以女巫買了他們的漢方–芍藥甘草湯。

圖中有看到的芍藥甘草湯是主治腳抽筋,在中醫醫師裡應該是每個人都知道的好處方,也是腳抽筋最常用到的處方。再想想如果在台灣大家腳抽筋用什麼方法?而日本呢?

芍藥是柔肝血,讓下肢血循環血收回肝臟(再到心臟),筋急是肝血不足,所以用芍藥把下肢循環推一把,循環快了自然血可以回肝,筋就不緊了。

而女巫試藥結果,裡面12包顆粒狀,建議用藥是一天3包分3次,這種劑量因為要給一般不懂醫的人吃,都會比較少一點,因為女巫學醫比較清楚是適合的,所以我都一次兩包(就是沒耐性啊!)

吃第一次(2包),屁股還是酸,但腳就不空了,回台後還有吃,下肢循環不會有不適感,覺得真不錯。(而且不得不稱讚他們的顆粒真的做得比台灣的科中好,一般科中是粉,入口易黏牙,他們是很細小的顆粒,從放到嘴巴到喝水沖服吞下,還沒有完全溶成粉,所以不會黏,至少對於不愛藥粉味道的人來說是個大優點,我想也是日本人很注重細節的地方,值得學習)

加上很多人去日本就知道,他們對藥的製作是很嚴謹的,比起台灣的藥算是可以放十萬分心了。

下次去日本旅遊,大家也可以買些備在家裡喔!

BTW, 不得不說,台灣人真的很可憐,美國日本韓國等的先進國家都搶著發展中醫,我們還在崇洋媚外,唉,台灣的醫學覺知力有待提升啊!
讀者迴響:

兜兜麻 請問若下半身血液循環不好,吃芍藥甘草藥可以改善?謝謝

俏女巫的草藥秘方 兜兜麻,芍藥甘草湯其實就只有兩味藥–芍藥+甘草,甘草是和緩用藥,主要是芍藥這味藥。所以不管病人來是什麼病,如果有下肢循環問題(要確定只有下肢而不是全身性才可以用,不然要用別的),一般都會加芍藥,除了上面說的,像靜脈曲張,靜脈瘤也會加。

所以通常是在主方上加減藥的用法,但如果你身體都很健康,只有偶爾有因環境和短期習慣不良造成的問題,就可以直接用了。不過下肢循環還會看寒熱,比較常看到下焦寒的,熱下不到腳也會循環慢,那就要加一點溫陽藥,像炮附等等。總體來說,要吃也要確定好只有這些適應症,沒有別的才可以吃喔!如果問題多還是建議看醫生啦

Jocelyn S Chou Jennie Chou這個不錯耶好像可以備在家裡~

陳小喬 台灣的西醫這幾年論文研究早就開始往科學化中醫再走,中醫缺少的統計學,台灣有再補充這塊。因為我朋友在慈濟做這方面的臨床研究,有跟我聊到他們跟其他教學醫院競爭拿經費XD 問題是衛福部主持下的健保對中醫不友善外,也造成西醫這幾年技術的降低

俏女巫的草藥秘方 恕我直言,美國西醫老早也研究中醫,但西醫的方式很難研究出什麼東西來。你想,以一個黃蓮好了,對西醫來說不只有黃蓮素,還有很多成分,一個成分西醫還分析得出來,多個成分的複合效果已經讓研究增加不少困難度,何況是一個處方?再加上每味藥的劑量變化……基本上要用西醫那套對中醫研究出個成果真的很有限啊。我知道西醫也發現這問題,當然也發現西醫的微觀有問題,美國其實也在推個人化醫學了。

陳小喬 草藥要去查德國,歐洲中世紀很早就有以草藥入生活得概念,文化一直存在,美國我記得是走針灸神經學研究比較強,澳洲是推拿這塊,五年前老師跟幾位朋友給的資訊是這樣

俏女巫的草藥秘方 是啊,美國的經絡研究倒是不錯,針灸也發展得好。其實中藥外都好研究,中藥要化學研究?那就沒辦法了

陳小喬 中醫別老是拿哪套來講,西醫人家玩的是,把所有成份分類,用不同排列組合去比較,他們的概念是,您非洲如果去找不到中藥治病時,是否可以有不同的路可以走? 我就更不說,現在中藥成份跟療效早就跟過去大有不同了(污染)路很長難走,不代表就不走。西方醫學就是這樣子走過來的

俏女巫的草藥秘方 不是啦,我意思是,西醫的概念跟中醫是完全不同的東西,硬要用西醫方式研究中醫,研究不出中醫的精髓來。相反,用中醫方式去先西醫也是沒辦法,怎麼把西藥分陰陽?分寒熱?分出西醫也會笑你不懂啊!所以這是兩個不同的東西,我是不認為西醫用西醫那套研究中醫會有好發展,倒不如直接用中醫的概念學中醫才可以學到精髓啊。

分享至:
Share

發表迴響

Share
Shar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